法治评论

加强保健食品监管正当时

2017年05月03日 来源:北京青年报

  日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保健食品监管工作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和建议。意见稿规定,保健食品产品名称不得以保健功能命名,保健食品广告应重点提示“本品不能替代药物”,强化保健食品日常监督检查,严厉打击非法生产、非法经营、非法添加和商业欺诈、虚假宣传等违法违规行为等。

  保健品是特殊的食品。在发达国家,保健品代表着食品消费的升级方向,为食品行业内带来更高的利润,政府对保健品和保健品市场的监管,比对一般食品的监管更为严厉。中国保健品产业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初,经过多年发展,行业本身取得巨大成绩,也为国家贡献了巨额税收,假冒伪劣、坑蒙拐骗、欺诈营销、夸大疗效、虚高价格等问题仍远未解决,有的地方甚至愈演愈烈。

  有人形容说,保健品只要吃不死人,警察就不管,食药监部门即使想管,却被相应的法律法规拖了后腿。这种说法尽管未免夸张,却也反映了保健品监管的部分实情。一头被数不胜数的保健品违规违法个案牵着鼻子走,另一头被软弱粗糙的法律法规捆住了手脚,成为一些食药监部门保健品监管的尴尬写照。

  国际经验表明,一个国家的人均GDP达到或超过5000美元时,保健品行业将成为食品行业中最重要、最具持续快速增长潜能的产业,甚至成为食品行业的新支柱。同时,一个国家在基本解决温饱问题之后,以价格计数的保健品消费量,一般可达到全部食品消费量的10%以上。中国去年人均GDP已超过8000美元,全国食品行业年产出更是超过11万亿元人民币,但去年全国保健品年产业规模只有2000亿元人民币。按国际比对标准度量,中国全年11万亿元的食品行业产出中,保健品产出所占比例不到2%,与5000美元人均GDP门槛上的国际平均水平相比,整整相差了5倍多。这是一组多么让人汗颜、令人痛惜的数字。

  从世界范围看,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以上时,一个国家保健品市场的年均增速,大体为本国食品市场年均增速的两倍左右,然而在中国,情形正好相反。按世界普遍水平,老年、中年、青年、少年四类群体的保健品消费构成比例约为3:2:2:3,而中国保健品消费群体的构成比例中,老年人占到五成半,其中又有95%是退休老年人。这个群体几乎人人都有慢性病,他们的退休金在维持日常生活开销后多少有些结余,花钱买保健品成为他们目前最看重的保健消费。

  一些不法分子正是瞄准了老年人这个特殊的消费群体,以各种欺诈瞒骗的手段,昧着良心从他们口袋中“抢钱”,将国内保健品市场牌子做塌做臭,严重损害了保健品行业的声誉。到头来,重点针对老年人的保健品营销做成了“一锤子买卖”,不法分子“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相对于年均两位数增长的食品行业,保健食品市场不断萎缩。

  中国保健品生产环节的市场准入门槛,在世界上属于最高之列,从开设工厂到产品批文再到上市销售,保健品生产全过程都须先获取行政许可。然而,审批之后的日常监管却堪称松懈软弱,一些处罚手段“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对处罚者犹如隔靴搔痒。通过完善法律法规和有关政策规定,加大保健品市场监管执法力度,已是促进保健品行业健康发展、保障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的迫切要求和必然选择。

  我国的食品安全法经过修法加固,目前已经成为世界上最严厉的食安法之一,“十三五”规划也将促进保健品行业发展纳入“健康中国”行动,加强保健品市场监管具有良好的环境。以国家食药监总局此次发布《意见》为契机,以专项整治推动建立行之有效的监管新机制,以我国已经具有的发展基础和水平,保健食品市场必将成为扩大消费规模的生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