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

“人死财失”能否坚定禁烟决心

2017年04月17日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日前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近年来采取的控烟措施已收到一些成效,但仍需进一步加强。据报告估计,2014年中国由于吸烟而导致的经济总损失约为3500亿元人民币。这份报告指出,吸烟带来的健康等一系列问题会影响中国经济。目前中国消费的卷烟占全球44%,每年有100多万中国人因吸烟相关疾病而死亡。

  我国现有吸烟人数超过3亿,成年男性吸烟率52.9%,女性2.4%,初中生吸烟率6.9%,有7.4亿非吸烟者遭受二手烟暴露,比例达72.4%。“我们通常认为的关键致癌危险因素,在中国非常之高,尤其是烟草的使用。”WHO驻华代表处疾病控制团队协调员法比奥·斯卡诺博士说。中国控制吸烟协会2月23日发布的《10城市公众对公共场所室内全面禁烟态度调查报告》显示,近92%的公众支持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内全面禁烟。

  与全面对应,则为局部。在实施“全面禁烟“之前,当前禁烟为“局部性”。此意味着,除去少数公共场所外,其余空间皆为裸露状态,没有了全面禁烟的限制,置于其间者沦为不受保护的“二手烟民”。禁烟空间过窄,保护范围过小,控烟力度偏轻,危害性就难以防控。

  烟草所诱发的健康与生命隐患,必将形成巨大的成本支出,尤其给本就紧缺的医疗资源带来压力。若能以控烟为前提,达到预防而非治疗的目的,也会让公共成本得到控制。不过,如此浅显的道理未被政策所贯彻,并体现为法律的刚性。相反,公众意识早已上岸,公共政策和措施还在“河中摸石”。

  早在2013年,相关部门便透露,国家层面的控烟法规已纳入全国人大2013年三类立法计划,到了2015年,经过两年的征求意见,“力求完成“的立法任务未能完成;2016年,据王陇德等参与条例起草讨论的专家介绍,条例草案的最新版本,已将“全面禁烟”修改为“选择性禁烟”,严密的笼子开了制度性口子并受到指责。如今,难产的《条例》依然处在意见征集阶段,何时以何种面目呈现在公众面前,取决于禁烟的决心,也决定着禁烟的成败。

  作为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缔约方,中国因禁烟不力而屡遭非议。禁烟政策的偏软源于态度不坚决,囿于烟草产业所带来的巨大收益,决策和管理方在态度上隐讳而不明确,各种利益攸关方暗自角力,导致公共场所全面禁烟的政策难以出台。没有了严格的法律作为前提,“以法律为依据”的治理手段就无法跟进,并给不作为提供了借口。

  禁烟是利益的角力,但更是决心的较量。决心才是我们远离致癌杀手的拦路虎。从北京等地的实践看,只有全面无烟立法,才能有效开展执法。同时,称为“史上最严控烟令”的《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实施后,并未影响和波及到经济,足以打消一部分决策者的担忧。时下,有了一致性的民意作为基础,加之部分地方的实践证明,加快公共场所的全面禁烟立法,并迅速有效开展执法,是公众期盼,也是趋势所向,亦是公共权利诉求转化为治理意志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