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

除了免费补贴,共享单车还能怎么玩

2017年03月31日 来源:新京报

  共享单车大战,可能是互联网上半场最后的一战,也是最为惨烈的一战。

  所谓的互联网上半场竞争模式,简单来说,就是用钱“砸”死对手。这种方式,自2011年以来便屡试不爽。比如2011年的千团大战,2014年的专车补贴大战,再到2015年的O2O,2016年的直播平台竞争等,莫不是如此。如今,共享单车,除了免费骑车外,摩拜单车甚至推出红包补贴方式。

  但时过境迁,过去可行的事,现在未必还能继续。尤其是共享单车这场竞争,也迅速引来了城市管理者的关注,政策也随之迅速收紧。这种转变,正是共享单车盲目扩张,在资本助推下暴冲的结果。不仅没有带来更美好的出行方式,反而让单车成为城市治理的问题。

  共享单车企业可能想得很简单,就是用铺满大街的方式,来占领市场。尤其是像ofo这样没有GPS定位的简陋单车,为了“方便”用户快速找到,只能用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实现。

  问题是,这种方式或者一时可以达到目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单车损坏率增加,即使满大街都是,又能如何?充斥的可能只是城市的“垃圾”,而非可以骑行的单车。这样既破坏公共秩序,又损害企业品牌。

  可以说,只考虑纯粹的商业利益,市场占有率,却忽视了城市公共治理的问题,忽视线上与线下服务的差别,直接导致了共享单车所背负的各种负面新闻。甚至于连押金这种大家已习以为常的事,也变成舆论焦点。作为ofo投资人的朱啸虎也表示,押金是种不合理的现象,最终还是要回到服务和技术的本质上。

  此后,ofo便在上海与芝麻信用合作,让用户免押金用车。接着,又有永安、优拜等共享单车加入。可见,问题不是不能解决,而是企业要不要作为。用户随意停放单车的问题,同样也能借力信用加以约束。只是对于ofo这样的单车,首先需要变成智能单车才行。但这并非没有益处。

  比如,一来可以实现GPS定位,让用户迅速找到单车,减少投放量;二来可以收集数据,分析用户的出行习惯、城市交通状况、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人群分布等信息。这既有利于企业进一步商业化,又对城市治理与交通规划有极大价值。

  从长远的角度看,智能单车还能扮演智慧城市的智能终端,成为智慧城市的联网节点,满足用户日常各种民生问题、城市服务需求。当然,前提之一就是要打破城市的数据孤岛现象,将每个人的数据、信用真正联结起来。

  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其著作《第三次浪潮》中宣称,“信息社会”将深刻改变人类社会结构及生活形态,原因就在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工作数据都将转化成个人信用的一部分。这样在建设智慧城市时,每个人都可以凭借自己的信用信息,解决各类问题。

  比如现在已经有各种凭借信用,实现免押金租车、免押金住宿、快速借贷等目标。这既减少各种不必要的手续,提高效率,又节约公众的时间成本。

  对于共享单车而言,如果依托于这样一种信用社会,处于舆论中心的共享单车与城市治理问题,又岂会是难题?当随意停放单车都可能影响自己从银行贷款、租房、住宿等行为时,用户还敢这么做吗?

  从这一角度上说,共享单车企业若转变运营方式,不仅可以实现美好骑行,甚至也能助力信用城市、智能城市的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