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

官员朋友圈也可姓“公”

2017年03月27日 来源:新京报

  “万能的朋友圈,不知哪位英雄认识小米雷军的,敬请帮助引荐”。安徽马鞍山市委常委、副市长季翔,最近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手写图片。这条“求引荐”的朋友圈,不仅如愿联系上了雷军,还让这位官员成了“网红市长”。

  关于官员用朋友圈,之前还有媒体专门做过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官员的职级和微信的活跃度、微友数量成反比,职级越高,微友数量越少,发的朋友圈内容数量也越少。原因不难想见,朋友圈听起来是个私密空间,实际上是藏不住秘密的,好友越多,越可能把你发的东西传播出去,而人在官场,言多必失,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季翔身为马鞍山副市长,职位不低,为什么敢于成异类?原因很简单,他自己重新“定义”了朋友圈,实际上几乎摒弃了朋友圈本该有的私密属性,而是将之当做一个公务沟通的工具。如他自己所言,“我发微信不是求点赞的,我发微信是为人民服务的,为推进我的各项工作服务,我所有的微信都是有目的的”。也就是说,季副市长的朋友圈,实际上是他的公务交流圈。

  正是因为这种“大公无私”的立场,他可以坦然地使用朋友圈。那些加他好友的,或许以为自己是走进了副市长的生活,实际上走进的只不过是个重新装修过的“网络办公室”。而朋友圈本身半私密的亲近印象,以及微信作为通讯工具本身的便利性,却能更好地实现副市长“效率优先、务实优先”的目标。

  提高官员在互联网时代的沟通水平,季副市长的朋友圈找人法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个体探索。事实证明,只要用之得法,朋友圈寻合作也可以成为官员很高效的办事方式。尽管朋友圈有公私界限难分的属性,但官员只要收起“私心”,多从“为公”的角度考虑,发言的时候就不必忌讳朋友圈里的各路朋友。

  在现实语境下,敢于大胆使用朋友圈的官员,通常是更坦荡一些的。因为开放朋友圈,在给自己提供便利的同时,实际上也是引入了更多眼睛来监督。

  说穿了,官员能不能善用互联网,其实不只是取决于对网络的认识水平,还取决于官员是不是真想干事,是不是真的追求效率和务实。微信和朋友圈的普及,已经说明这是一种极具效率的沟通工具,真正想干事的官员,不会主动把自己关在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