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

别让歧视变成一种习惯

2017年03月08日 来源:北京青年报

  持有残疾人证4年后,外来务工人员凌志坚发现,自己依然不能在江苏无锡享受“残疾人免费乘坐公交车”的待遇,只因他的户籍在湖南省龙山县。据报道,按照当地规定,这一待遇的受益人群仅限无锡市区户籍居民。有关部门解释说,公交车是地方财政补贴的,因此无法惠及外来务工人员。

  凌志坚在无锡生活了十多年,自称起码算“半个无锡人”,并且是在无锡打工时受伤而落下残疾。这样一个视无锡为“第二故乡”的残疾人,却被“第二故乡”的政策无情抛开,连免费乘坐公交车这种微小的福利都享受不到,说起来真是让人心酸心寒。对于外来务工人员,一些城市口头上亲切称为“新市民”,具体到公共政策上却异常严苛地另眼相看、区别以待,把各种“小家子气”展现得淋漓尽致。残疾人凌志坚不能享受残疾人待遇,即为典型一例。

  正如法律人士所言,无论是《残疾人保障法》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对残疾人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应当根据实际情况给予便利和优惠”,还是《江苏省残疾人保障条例》规定“残疾人凭残疾人证免费乘坐市内公共汽车、地铁、轻轨、渡船等公共交通工具”,都没有关于户籍的限制性条款,对本地和外地残疾人本该一视同仁,无锡市的相关政策涉嫌违法,侵犯了部分残疾人的合法权益。

  除了法律,还有情理。残疾人是社会弱势群体,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弱势群体,应该受到方方面面的关爱,政府更是义不容辞。诚然,“公交车是地方财政补贴的”,但是,姑且不论凌志坚在无锡打工十多年,为无锡发展作出贡献,为政府税收添砖加瓦,单论一个地级市的常住人口里,总共能有多少外地残疾人呢?想必数量极为有限。而乘坐公交车只是一两块钱的事儿,何况残疾人平时出门较少,乘坐公交车的更少,即便让所有外地残疾人享受免费乘坐公交的待遇,财政补贴也增加不了多少。无锡是经济发达城市,2016年财政收入达到875亿元,拔一毛而利天下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所以我更倾向于认为,这种“小家子气”的背后,是一种歧视外地人的思维习惯在作祟——不是财政无力负担,甚至不是心疼多花钱,而是潜意识里认为,外地人就不该享受与本地人同等待遇,就应该与本地人存在公共福利上的落差,似乎这样才能让外地人时时意识到自己是低人一等的外地人。

  这是一种“习惯性歧视”,一种长期养成并且深入骨髓的歧视,它没有什么过硬的理由,甚至不是出于功利性目的,而只是出于习惯和下意识,只是由于不喜欢、不高兴、不乐意就歧视外地人。现实中,这样的例子还有不少,譬如媒体曾报道,济南市大明湖公园的晨晚练对本地人免费开放,却拒绝外地人(哪怕持有居住证)入内。外地人进入公园晨晚练,会给公园造成什么损失吗?偌大一个公园,外地人进入会影响当地人晨晚练吗?似乎都不会。那么为何要拒绝外地人呢?答案只有一个:因为不喜欢、不高兴、不乐意,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