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

治校门拥堵症需一校一策

2016年12月14日 来源:长沙晚报

  12日上午8时,长沙芙蓉区大同二小附近的晚报北街与晚报西街交叉路口,挤满了前来送孩子上学的车辆。这样的现象,几乎在每周一到周五的上下学时间都会发生。校门口被临时停放接送孩子的车堵得水泄不通,几乎是每所学校都会面临的烦恼。难题怎么破?近日,浙江杭州一小学出台一项新举措:校门口黄线内禁止学生家长停车,违反规定者将扣除班级集体分,并影响学生评选“三好学生”等考核评定。(12月13日《长沙晚报》)

  每到上下学,几乎每所学校都会遭遇“校门拥堵症”。大量接送小孩的车流、人流汇集在一起,加重交通压力的同时,也对学生的安全构成威胁。每次看到学生在乱成一锅粥的车流中穿行,笔者都会替他们捏一把汗。

  针对这种情况,最近杭州的一所小学决定,把家长乱停车的行为跟学生的评优挂钩。在笔者看来,这种做法看似创新,实则是一种责任错位。把本来是交警、社区和学校的责任,转嫁给了孩子。它反映出来的是一种“耍小聪明式”的管理思维。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一些老师让家长代批学生作业上。不从根子上为学生减负,却玩起了乾坤大挪移的把戏。这是一种小聪明,纵然短期内有效,却无益于问题的根本解决。

  校门拥堵的实质是短时间内,大量车流人流混杂,产生交通高峰。它是一个节点现象,除了上下学,其他时段学校门口的交通很顺畅。所以,治理的思路应该是降低峰值,让交通变化的曲线趋于平缓。这需要面上的改革,更需要从一个一个学校的点上下功夫。

  从长沙的实践来看,今年春季开学开始,已经在城区内实施了错峰放学制度;下半年,城区小学生的上课时间也调到8∶30,这些改革将上下学和上下班的车流错开,起到了缓解交通拥堵的效果。而放眼全国,在这个领域上的改革,长沙走在了前列。也就是说,在宏观政策上再进行大的调整,既不现实也没有必要。所以,笔者以为,接下来的努力方向应该更多是在每所学校的具体管理上下功夫。

  比如,有的学校在社区深处,本来就不具备大规模停车条件,那么该想的办法就是,把家长的车辆在社区门口就拦下来。然后,集中学生用专车摆渡。比如,错峰放学制度实施后,有几个大门的学校可以安排不同年级的学生,分流出校;还比如,就眼前的例子而言,大同二小附近就有一个较大规模的停车场。由于各种原因,这个停车场现在处于闲置状态。那么,有关方面就应该想办法,把闲置的资源利用起来,为家长临时停车提供方便……

  稍微列举,就有这么多办法,这说明,治理校门拥堵,缺的或许不是认识,而是把认识化为现实的行动力。校门拥堵,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是长期演变的结果。对此,各方都有话说,现在缺少的是一个对话协调的平台,以及协调过后找到解决办法,怎么落实的问题。这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也是各方展示敢担当、善作为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