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世博专题→最新动态

奋战在世博一线的“民警妈妈”们

2010年09月09日

  上海机场边检站六队“娇阳组”——在这个平均龄只有25岁的组里还有着这么一群特殊的人,她们有着两个完全不同的身份:在单位是英姿飒爽的边检女民警,在家是温柔贤淑的好母亲。世博安保期间她们都默默奉献在一线岗位上。

  女儿眼中的“世博志愿者”——周健文

  周健文是“娇阳组”组长,曾荣获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文明执勤标兵”、上海市“三八”红旗手。世博期间,周健文有一项艰巨的任务——担任世博“志愿者”,在城市志愿者岗位为旅客提供咨询服务,代表边检向全世界游客展现中国女警察的风采。她有一个14岁的女儿,机灵懂事,暑假期间女儿有一个愿望,就是想亲眼看看妈妈是怎么站岗的。周健文对女儿提出“只能看,不能打扰”的要求后欣然答应。女儿发现无论是烈日炙烤还是狂风暴雨,妈妈在岗亭里一站就是很长时间,制服湿了干,干了又湿,但始终面带微笑。当有游客前去询问时,妈妈语言亲切柔和,动作规范有力,遇到外国或外地游客弄不清路线的,她还会主动把具体路线写下来画出来,直到对方点头明白为止。有时候站在身边观摩的女儿蠢蠢欲动忍不住想要亲身体验一下“志愿者”的感觉,就会在询问人数多的时候主动上前帮助回答问题,不受岗亭限制的她,好几次还把语言交流有障碍的游客带到最近的站点,引得游客屡屡翘起大拇指。很快,游客们就发现这个“冒出来”一个“小志愿者”怎么跟岗亭里的女民警长得那么像,小妮子这时候终于忍不住自豪地说“她是我妈妈!”。当女儿得知在结束了一天的“志愿者”工作后,妈妈还不能跟她一起回家,而是必须赶回浦东国际机场上班时,女儿扑进妈妈的怀里说:妈妈你太辛苦了!

  “儿子不认我了”——何银

  何银是个特别喜欢小孩的人,执勤现场看到小孩子总是一脸爱意,遇到那些爱哭爱闹的宝宝,她总帮着家长哄着逗着,每次都能让宝宝们破涕为笑,所以“特别通道”成了她的常驻岗位。何银的儿子正好满一岁,刚学会叫“爸爸妈妈”,是个聪明可爱的小宝贝。今年夏天气温变化大,小宝贝总是头疼脑热地不适应。刚开始感冒咳嗽吃不下饭,一到晚上就给何银打电话,在电话那天“妈妈妈妈”地叫个不停,何银就在电话这头哄着“乖孩子,听话哦,妈妈明天就回来了,回来就抱抱哦”。后来电话渐渐少了,我们都以为小宝贝病好了。没想到有一天看到何银在偷偷抹眼泪,追问之下才知道,小宝贝的病情不但没有减轻反而加重了,从刚开始感冒咳嗽到后来高烧无法进食,只能送到医院急救,身边需要有人24小时照看。可是世博期间旅客量大幅增多,为了不在上班日请假,何银只有把远在东北老家的父母接到上海来给自己照顾生病的孩子。在她父母和丈夫的日夜监护下,小宝贝的病总算有所好转。可是儿子却不再找“妈妈”了,只把“爸爸爷爷奶奶”挂在嘴上。何银伤心地说:儿子都不认我了,我要抱他,他都往奶奶怀里躲,没办法,长大了他会理解我的。

  “带球跑”的世博准妈妈——董丹丹

  董丹丹是机场站最具传奇色彩的女民警,曾荣获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执勤能手”称号,一年抓15个偷渡人员的记录至今无人打破。已经30岁的她今年年初刚怀孕,当大家还沉浸在不知是要惋惜世博期间又损失一员大将,还是要担心她要成为高龄产妇之时,她却表示自己一定不会缺席世博安保这场硬仗!怀孕前三个月是孕妇身体最虚弱的时候,董丹丹由于妊娠反应大、检查指标不达标而不得不暂停工作在家修养。谁料想,她才在家休息了三天,就兴冲冲赶来上班。队领导都劝她多修养几天,她却头一甩说没问题,“带球跑”有助于孩子生长发育。队里照顾她不再让她办证,她就拿个对讲机一直在台外巡视,一发现前台检查员有问题,她就立刻赶过去帮忙查验证件提供意见。休息的时候更是没闲着,每天60几个航班的出境卡都是她一个人收集整理的。当梯口核查、咨询引导岗位缺人时,她也会立刻赶过去支援。有好几次都见她拍着胸口坐在边上喘气,嘴里默念“深呼吸深呼吸”。同事劝她休息时,她却说“累点锻炼人”。8月底临近预产期,她这才依依不舍地跟我们告别准备回家待产,临走还戏谑道,等她生完世博边检宝宝,就立刻回来跟大家一起战斗。看着她沉重的身影,大家都不得不从心底赞叹她是巾帼女英雄!

  这群爱岗爱家的母亲们用她们独特的方式奋斗在世博安保第一线,无私地默默奉献自己的力量,她们是无数边检女民警的缩影,更是全国边检人的骄傲。

来源:上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