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世博专题→最新动态

浦东公安分局世博安保前沿指挥所:守好入园第一道门

2010年08月31日

  6时54分。32摄氏度。

  热气氤氲如网,笼罩着世博园上南路入口处200米长的队伍。民警张翼飞和他的同事们前胸后背都湿透了,来回巡逻,维持秩序,化解纠纷,解答问题——这样的场景,世博园区各出入口天天如此。

  每天,世博园区候检广场打开之前,大量游客聚集在排队区域。守好入园第一道门,不仅是安全保卫的技术,更是平衡园内外人车流的艺术。

  “没有一劳永逸的最佳方案”——浦东公安分局世博安保前沿指挥所运用灵活多变的应对策略,确保这一过渡区域的平安有序。

  4分钟200米长龙“泄洪”

  上午6时54分,世博园区上南路入口已迎来近万名游客等候。这里靠近世博轴,轨道交通7、8号线耀华路站又近在咫尺,是不少散客入园的首选,承担了浦东园区1/4的入园客流,凌晨4时就有人在此排队。到早上7时,排队区域平均每平方米要站6人!

  由于上南路较长,还要通行机动车,“管理道具”则是占据半条马路的4根硬隔离栏。每天早上6时,现场指挥张翼飞就和同事一起上岗,引导排队人流沿隔离栏排队。这些隔离栏尚未安装时,排队秩序就靠民警们穿梭巡逻,像一把梳子一样来回将队伍理顺。

  6时58分,预检口即将打开,队伍已绵延近200米。吴大长和全国各地增援学警各就各位,每隔十余米定点布岗。队伍从人行道排至机动车道时转了一个弯,一些人便想“弯道超车”插队。预检口打开前,民警们必须如钉子一样钉在岗位上,分段维持秩序,重点管控好转弯处。

  7时整,预检口闸门打开。人流短短4分钟内全部安全进入候检广场。吴大长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有一次,三名排在前列的年轻女子不慎跌倒,后面的队伍却朝前拥,老民警包立信情急之下单手撑地、一条腿跪倒,用身体护住几名女子。一旁的吴大长顺势把女子一个个拉起。

  7个出入口7套方案

  浦东园区7个主要出入口,排队方案都不一样。

  “既要考虑出入口外部环境,又要考虑出入口对应的园区内场馆,还不能影响外围交通。”浦东公安分局世博安保办副主任富晓军和同事们先后多次踏访园区各个出入口,绞尽脑汁为每个出入口“量身定做”人流管理方案,并在短时间内设置硬隔离装置5000余米。

  长清路入口处平时无机动车通行,排队通道又正对出入口。随着客流增多,民警将原先的3条排队通道增加为5条,并在通道底部安装滑动门,早高峰期间人流排满1根通道后就将滑动门拉上,将原本的直行队伍改为蛇形排列以确保秩序。待高峰一过,滑动门又全部打开,再度恢复直行通道。

  洪山路出入口较为开阔,16个通道均为直行。园区运行后,不少游客发现这里距中国馆最近,短时间内本地游客倍增。指挥所紧急调整排队方案:16根通道保留5根绿色通道,剩余11根合并为1根通道,高峰时则先沿人行道排120米,再“折返”占用非机动车道排列,中间用隔离栏隔开。每天,现场指挥赵晶就带领安保人员全神贯注地实施“分段通行”方案。

  排队方案不仅要容纳游客,还必须注意队伍对外围社会交通的影响。高科西路距浦东南路有150米,是一个狭长的通道,两扇门一个供车辆出入,一个供游客通行。然而实际运行时队伍却一直延伸至浦东南路上。指挥所紧急与园区协商,将原本的车辆通道改至西藏南路隧道另一侧,将原本的车道变为游客排队区,问题迎刃而解。

  “制订这些方案的原则是‘安全第一,以人为本’。”据了解,上南路入口之所以以一条隔离栏替代蛇形通道,主要因为这里道路很长,一旦安装蛇形通道游客将多步行一公里以上。上南路还有两个地铁出入口,为方便游客对穿马路,硬隔离栏在排队高峰结束后便立即打开活动门,方便游客穿行。

  10分钟内两次调控

  与世博园区一街之隔的指挥所里,民警们紧盯大屏幕,随时对客流异动做出反应。特别是近日出现的连续高温及夏日多变天气,都需要指挥所这个“大脑”快速应对:“没有一劳永逸、一成不变的最佳方案。”

  6月27日,天降大雨,作为团队客流主要入口的后滩上午9时忽然迎来一波游客入园高峰,“车让人!”指挥所果断调度民警现场指挥,让出部分机动车道供行人排队之用。9时30分,又一波团队客流高峰到来,现场民警临时采取措施,让周边所有出租车掉头,除专线车和专用车辆外其余社会车辆均不得入内。现场留下一根机动车道外,剩下全部供游客通行。9时40分,这一波团队客流全部入园,民警又立即恢复原有通行规则:“确保客流安全,必须随时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管控措施。”

  一天两班制,一上岗就是9小时,持续高温天,民警们一直在烈日下工作:上午7时上南路入口高峰结束后,立即赶往长清路入口疏导7时至8时的入园高峰,随后再赶往后滩入口迎接9时至10时30分的团队客流入园高峰……

  而他们的防暑法宝,就是冰镇矿泉水。水拿到手,不少民警舍不得立即喝,而是在额头冰一冰,身上滚一滚,再抿上一小口:“这么清凉的水直接喝下去太可惜,马上就变汗水蒸发出来了!”

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