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检察官成为长三角三千里高铁“守护神”

2020/12/21 11:13:22来源:上海检察

  从京沪线上海站出发,沿着高铁一路向北,沿线干净整洁,车辆快速平稳,而在数年前,部分路段曾被曝光私搭乱建、垃圾成堆,改变源于近年来全国掀起的高铁沿线外部环境隐患集中整治大会战。

  引发这一全国大会战,与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铁检分院)第四检察部三年多的持续推动有着密切关联。日前,第四检察部获评2020年上海市模范集体,也是唯一一家入选的检察机关团体,《法治日报》记者走进第四检察部,了解劳模诞生背后的故事。

  为了三千里高铁更安全顺畅

  “高铁看似庞然大物,实际却很脆弱。”第四检察部主任张永胜说。

  由于高铁运行速度快、线路长、自动化程度高,任何一个微小的安全隐患都可能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和人员伤亡。高铁沿线违法施工、违法搭建、违法穿越、违法堆物,带来巨大隐患。

  铁道部政企改革后,中国铁路总公司具体承担高速铁路的建设和运营,铁路监督管理局承担其它行政职责,单从铁路企业和管理部门方面监督,不能有效地防控风险,特别是对于外部环境风险的防控。

  开展基层调研和对铁路企业开展普法宣传的时候,第四检察部的同志敏锐地发现了这一问题。

   WDCM上传图片 

  作为全国首家跨区域行政区划检察机关,上海市检察院第三分院(铁检分院)下辖华东三省一市的五个基层铁路检察院,管辖范围不受行政区划的限制,可以按照高铁运行线路进行监督。此外,铁检院在人事等方面均独立于地方政府,在行使监督职能时,可以有效防范地方政府的干扰,保持检察机关的独立性,使得监督能够落到实处。

  但真正实施监督的时候,仍要面临重重困难:首先必须明确安全隐患的责任主体,包括谁承担主体责任、谁承担监督管理责任;其次,还要区分不同情况开展监督整治;同时,如何让被监督对象自觉整改,使高铁沿线整治融入地方发展大局,如何有效防止整治反弹……

  一切都无先例可循,第四检察部主要负责民事行政监督,铁路治理专业知识欠缺,为了有效监督,部门干警与铁路企业、铁路监督管理局一起认真研究现行法律法规,找出责任主体,并与地方检察机关召集路、地各方多方会商,分清职责一揽子提出解决方案,杜绝部门之间相互推诿。

   WDCM上传图片 

  “《铁路法》、《铁路安全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已经被我们每一位办案同志翻阅数十次,除了从现有法规中找出治理依据,我们还发现当前法规无法完全适应高铁时代发展,而相关法律不健全,尤其是地方立法缺位尤为明显,完善立法迫在眉睫。”当提到如何建立长效机制,张永胜松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办案部门如何推动新法设立?新法应该完善哪些部分?带着这些问题,第四检察部又与铁路部门不断探讨,共同起草《上海高速铁路安全管理规定》立法建议稿,积极向上海人大建议。通过“检察开放日”活动,邀请人大代表共乘高铁,宣传高铁立法的迫切性和必要性。2019年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1号议案,便是这份高铁安全管理立法建议稿,由十多位代表联名提出,该议案得到了市领导和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高铁立法被列为当年上海市人大重点立法调研项目。

   WDCM上传图片 

  邀请市人大代表视察高铁外部环境,推动铁路立法

  从2016年11 月底掀起的“维护高铁沿线安全专项检察监督”活动,到一号议案的提出,围绕华东三省一市3000多公里的高铁沿线,上海铁检机关与铁路企业共同摸排、整治隐患306处,制发检察建议89份,完成高检院挂牌督办的5处和京沪线38处重点隐患的整改。维护高铁沿线安全专项检察监督工作,得到了中央和地方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经验在全国铁检机关推广应用。

  以最大善意对待每起行民纠纷

  肩负着对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上海铁路运输中级法院)民事行政审判和执行的法律监督职责,三分院第四检察部日常面临更多的还是琐细的行民纠纷。

  年近九十岁的老人拿着老伴的存款单到银行取钱,因不满银行工作人员必须要出示两个人的身份证,一直投诉到银监会,又不满上海银监局的处理结果,将其告上法庭,经过一审、上诉,三中院仍旧维持原判,老人遂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案子便落到了三分院第四检察部头上。

  “这笔存款虽然不到两万,银行的做法也没有违反法律规定,原审判决并无不当,但老人态度强硬,如果我们再不能实质性解决这个问题,矛盾只会越来越深,后果难以预料。”第四检察部副主任樊雪说。

  考虑到两位老人的年龄状况,承办检察官多次走访居委会,部门里一位年轻的检察官助理更是和老人深入攀谈,打开心结,老人最终愿意参加公开听证会。

   WDCM上传图片 

  公开听证会上,双方当事人、金融法律专家、银行领导坐在一起,引出了本案背后的实质性争议问题,即银行要求委托代理人办理取款业务时必须出示双方身份证,这一做法是否合法、合理。

  现有法律规定,在存取款金额5万元以上及特定业务种类,银行必须要求代理人提供双方身份证,但5万元以下及非属特定业务种类,法律法规并无硬性规定,上海银监局亦未作明确的监管要求,这就使得有的银行要求必须出示身份证,有的则不用。

  通过充分沟通,银行领导因工作人员的态度问题向老人道歉,老人也不再起诉,而第四检察部却并未就此止步。根据此案,检察官向上海银监局制发检察建议,银监局应统一此类业务指导性操作标准和要求,各银行也要提前以合理方式向客户告知要求。

   WDCM上传图片 

  “每起行民纠纷背后,都关乎着人民群众合法权益是否得到保障、司法公信力能否得到维护,这就需要我们以最大的善意去理解当事人的诉求,即使面对一些当事人的误解、缠访、错告,也通过搭建公开听证的平台,消除双方误解,促成纠纷的实质性、终局性化解。”回顾多年民行办案经验,樊雪如是说。

  “一手托两家”实现多方共赢

  民事行政检察部门“一手托两家”,既监督法院民行审判,又监督政府依法行政,树立双赢、共赢的理念是三分院第四检察部办案的基本原则。

  在抗诉这一传统监督方式之外,针对不同对象、不同问题,该提检察建议的积极提出检察建议,遇到类型化问题则制作“白皮书”向法院一揽子提出监督意见。

  为此,第四检察部在全国首创“行政检察年度报告制度”,从检察视角发现法治政府建设存在的问题,当好党委政府的法治参谋。目前已先后制定2015-2017年行政检察工作情况报告和2018年行政检察工作情况报告两份年度报告,以专报形式向市委、市政府和市人大汇报,并向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和相关市级行政机关作了通报。这些意见得到相关单位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并进行相应的整改。

   WDCM上传图片 

  上海三分检和法院举办联席会议

  “民行检察涉及的专业理论之广、法律法规之多、司法解释变化之快、与社会生活联系之密切,是所有检察业务中最为突出的。做好民行检察,需要持续学习的毅力和能力。”张永胜说。

  年轻的检察官蒋骅刚刚从规划与自然资源局挂职锻炼回来,在行政机关挂职的半年期间,他下载了大量第一手的行政执法资料,与部门成员共同学习最新执法规则。

  除了选派检察官到行政机关挂职学习外,第四检察部还与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合作,让年轻检察官或者检察官助理重回校园,与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共同学习某一领域专业知识。此外,诸多内部培训、传帮带教学等活动扎实推进队伍人才建设。

  目前,第四检察部共有检察人员11名,其中员额检察官4名,检察官助理4名,辅助文员3名。三分院成立以来,共办理民事行政申请监督案件392件,提出检察建议8件,提请提出抗诉7件,促成当事人和解3件;2016—2018年连续三年获集体嘉奖荣誉,所属干警也多人次立功受奖。

   WDCM上传图片 

  作为民行检察干警,他们在办案中思考,在思考中积累,在积累中成长。在实质性化解民行争议、发挥监督职能服务大局等方面,做出卓有成效的探索和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