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法院四位司法警察的人生剪影

2021/11/25 5:52:48来源:人民法院报 作者:严剑漪

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柔软的、坚硬的、快乐的、悲伤的,一段段岁月交织成一个个普通人的一生。

世界的角落有一个他救过的孩子

沈瑜,男,32岁,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大队司法警察。

WDCM上传图片

沈瑜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妻子坐在一旁,手里拿着一张红色贺卡在给他看,贺卡上写满了字:

“……一年前,当我得知自己被确诊了白血病之后,如同晴天霹雳,全家人也随着陷入无限的悲痛及无助中……当我濒临绝望差点就要放弃之时,您的出现如同黑暗中的一束光,照亮了我的生命,让我重拾了活着的希望。亲爱的陌生人,你是我和我们全家的恩人,感谢您的奉献,让我的生命得以延续……”

写信的是一位患了白血病的17岁少年,三个月前,上海市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沈瑜,接着体检、通知、谈话、签字……整个捐献流程仿佛是一场赛跑。

WDCM上传图片

沈瑜捐献造血干细胞

谁没有过艰难的时刻呢!沈瑜躺在病床上,想起大学毕业时,自己为了找一份工作而四处碰壁,从战战兢兢拿着简历递给招聘单位,到不管三七二十一厚着脸皮“杀”入公司直接问“你们这里招人吗?”他就像一条急着要下河的鱼,忙乱、迷茫、浑浑噩噩,今天不知道明天会怎样。

沈瑜怎么也忘不了那一幕——那天,他已经应聘为一家批发公司里的销售员,带教师傅通知他早些到公司来。他兴冲冲赶到,以为有什么业务单子要做,没想到师傅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老板说你还年轻,让你去仓库帮忙搬东西。”

沈瑜心里一落,问:“我们不是跑销售的吗?”

“老板叫你干,你不干?老板要求的!”师傅生硬地回答。

于是,在一个极其炎热的夏日里,在一个没有空调的小仓库里,刚刚大学毕业的沈瑜一箱又一箱地搬着饮料,箱子很重,有20多斤,汗水一点一滴地淌下来,很快,身上的衣服都湿了。

人要在社会上吃口饭真难!三个月后,沈瑜拿到了警校录取通知书,他笑得合不拢嘴,而那段让他苦苦挣扎的岁月,也永久地刻在了他的记忆里,融进了他的身体里。

一次,沈瑜在法警大队办公室午休,突然对讲机响起保安的声音:“有人翻越法院大门!”

沈瑜二话不说立即带着特保赶到院门口,他看见一名40多岁的男子已经被保安控制。

“你这个行为严重违反了法律规定,情节恶劣,怎么可以随意翻越法院大门呢!”沈瑜严厉地对男子说道。

男子看着沈瑜,毫无反应。

沈瑜气不打一处来,正要继续吼,突然保安对他说:“这个人是聋哑人,听不到。”

聋哑人?沈瑜的脸崩不起来了,只见眼前的男子从怀里拿出纸和笔,写了起来。

“你到那里坐下写。”沈瑜赶紧示意男子坐到旁边遮阳棚下的椅子上。

“我从崇明过来,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里,但我不知道从哪个门进来,不好意思……”男子写道。

“你过来办什么事情?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沈瑜蹲下身,在纸上写着问男子。

“我老婆要和我离婚。”男子一笔一画地写。

“你这样的情况,最好有个家里人能陪你过来,这样沟通起来方便。”

“我家里没有其他人了,就我一个人了。”男子黯然。

沈瑜叹了口气,转身跑向院内的立案大厅,然后拿来一套法院印刷好的离婚诉讼指引材料给男子,这是法院专门为引导当事人诉讼准备的。

“这个东西怎么写,有什么用?”男子有点错愕,看着材料一脸茫然。

沈瑜这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对法律一点儿都不懂。“你可以先到律所去问问,能不能给你提供法律援助。”沈瑜耐心地给男子写下青浦律协的电话和地址,同时叮嘱他其他注意事项。

离开时,男子紧紧握住沈瑜的手,一再竖起大拇指。沈瑜挺欣慰,能帮别人一把就帮别人一把,大家都不容易。

“以后周末有空了,我们去做点公益什么的吧。”沈瑜对妻子说。

自从有了娃之后,沈瑜看不得别人家的小孩儿受苦,总想为那些孩子做点事,这次捐献骨髓,他是青浦区第12例、上海市第411例的造血干细胞捐献者,红十字会的志愿者特地给他送来了受捐孩子的贺卡。

WDCM上传图片

沈瑜收到受捐赠人的感谢信

能够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有一个自己救过的孩子,这让沈瑜觉得很庆幸也很神奇。

“哎,听说接受我的造血干细胞后,那孩子的性格可能会慢慢像我,长相也会慢慢像我,我们俩之间的匹配程度比我跟儿子还高呢!”沈瑜对妻子说。

妻子笑了。

“你打我,你打我”

顾骏,男,31岁,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大队司法警察。

WDCM上传图片

“你打我,你打我,只要你心里好受些!”顾骏紧紧抱着84岁的老太太,老人不停地挣扎,顾骏死命抱住,老人发狂般地举起拳头,一拳一拳落在顾骏的脸上、肩上、身上……

顾骏从小在外婆身边长大,外婆很疼他,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会有一个和自己外婆年龄差不多的老人抡起拳头打他。

那天中午,正在楼里执勤的顾骏忽然听到对讲机里的呼叫:安检大厅有状况!

顾骏赶到那里,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正躺在长凳上不停地扭动上身,大喊大叫。老人下身瘫痪,身旁停着一辆轮椅。

原来,这位老太太的儿子因涉嫌贩卖毒品罪被公安机关逮捕并送到看守所。老人有一子一女,女儿长年在国外,对父母不闻不问,眼见着唯一在身边的儿子被带走,老人无法承受这样的结果,于是她叫上保姆,坐着轮椅来到了法院。

“你先走吧!”到了法院立案大厅后,她支开了保姆,随后开始吵闹起来,当有法警试图上前把她抱上轮椅时,老人拼命推搡着,把轮椅上的帆布都扯坏了。

“你们把我儿子放出来!”老太太蛮狠地喊着,救子心切的她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换回”儿子,只是,这样的目的根本无法实现。

法警大队的政委一遍又一遍与老人谈心,顾骏和几个同事也在边上劝导,接着刑庭庭长也赶了过来,给老太太解释法律规定。

时间一久,老太太似乎平静下来了。

“我们送您回家吧!”看到老太太情绪好了一些,顾骏协助同事们一起抱起老人,上了一辆警车。没想到,意外发生了!

老太太突然发作起来,不停地用手抽打自己的脸,刚坐上车的顾骏赶紧拉住她的双手,避免她受伤。随即,老太太用头到处乱撞,前排的车椅背、车窗、车顶,凡是能撞的地方她都不顾一切地撞过去。

顾骏有些始料不及,他不敢用力,但看着老人的情绪越来越糟糕,他只得一把抱住老人。于是,老人的双拳雨点儿般地落在他身上。

“你打我吧,打我吧,只要你心里好受!”顾骏一边说,一边死命保护着老人。

“反正我也见不到儿子了,死就死了!”老人的力气很大。

“发泄出来就好,你打我!打我!不要把自己弄伤了!”顾骏不停地说。

好不容易车开到老太太家,街道办的干部已经等在那里。出发前,警队联系了当地居委会。

老太太的家是一间40多平方米的老屋,家具很旧,顾骏等人合力把老人抱到床上,老人又开始脱衣服,一件又一件,随后声嘶力竭地哭了起来。

“儿子以后放出来了,我可能也不在了!”老人喊着,顾骏感到很难受,脖子上还留着老太太撕扯出来的伤,是啊,儿子一走,她就几乎是个孤老了!

WDCM上传图片

顾骏始终保护着84岁的来访老人

人生如戏。6年前,顾骏还没进法院,他以为法警工作就像电视里的法治节目,协助法官开庭就行了。等到踏入法院,他才明白,法警除了提押、开庭,每天还会面临很多琐碎的问题和突发的情况。

一次,一个30多岁患艾滋病的男子因盗窃被判刑,当听到宣判内容后,他反应激烈,张嘴就想咬人。站在男子身后的顾骏和另外一名法警赶紧上前按住他的肩膀,但男子竟然开始咬起自己的手,并不停地把伤口处的血喷向顾骏等人。此时,大队长一个箭步冲上前,用手紧紧顶住男子的下巴,随后更多的人拥上来,这才控制住了疯狂的男子。

还有一次,顾骏开车回院,发现院门口聚集了很多人。原来,一名当事人拿着刀片在门口割脖子,法警队的文员迅速冲上去捂住当事人脖子处的伤口,足足半小时,直到救护车赶来。顾骏回院的时候,地上还留着一大摊的血,很黏,很稠。

做法警也是有生命危险的!顾骏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他想,如果当时是他看见那男子割脖子,他会不会冲上去?应该也会吧,也许犹豫一下?但肯定会冲上去,身上的这套制服会让他毫不犹豫地去做,可惜外婆没有看到自己身穿警服的样子!顾骏有一丝遗憾。

顾骏从小跟着外婆长大,4岁的时候,有一天他吵着要看爸妈,于是外婆抱着他在汽车上站了足足7小时,从老家赶来上海,让他见父母。

WDCM上传图片

正在值勤中的顾骏(左)

顾骏长大后,每年新年、暑假都会回老家看望外婆。外婆很疼爱这个外孙,一次,顾骏因学校有事急着在新年里坐车回上海,没来得及和外婆告别,没想到外婆那天一直惦记着他。

“顾骏呢,顾骏怎么还没有来?”外婆问叔叔。

“顾骏已经走了。”叔叔回答。

外婆有些失落,她在枕头下悄悄藏了一个300元红包准备给外孙,虽然之前她已经给过外孙压岁钱了。

顾骏上大一的时候,83岁的外婆走了。每次走在路上,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顾骏总会想起外婆。

“如果外婆看见我做了警察,一定很开心。”顾骏想。

爱的就是你

孙海凤,女,41岁,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司法警察支队司法警察。

 

WDCM上传图片

2021年8月的一天,孙海凤和警队同事们在东华大学完成训练,坐车准备回院。

“那里有个人!”突然,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孙海凤大喊一声,她瞥见不远处一个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孩躺在地上。

 

孙海凤小时候是个假小子,留着一头短发,成天和部队大院里的男孩子混一起,荡秋千、爬桃树、骑三轮车。她还喜欢跟着大院里的叔叔们出去买菜,叔叔们踩着三轮车,她拿个小板凳坐在车上悠闲自得。她也喜欢和父亲一起出去偷偷钓鱼,父亲常常扎紧裤管,把钓来的鱼藏在裤腿里。

但孙海凤更喜欢自由,读书时渴望自由,在部队医院做护师时渴望自由,自由对于她而言就像空气,没它活不了。

在部队医院做护师时,孙海凤最感兴趣的是手术室,那里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车祸的、生孩子的、阑尾切除的……一次,有个因车祸肝脾破裂的患者被送进来,手术才进行到一半,患者突然血压下降,医生直接用手给患者心脏做按压,但可惜还是没有救回来。

4年后,孙海凤转业,她没想到自己的护师技术对于法警工作来说特别重要,比如开庭前提押被告人。

一次,孙海凤去看守所提押一个女性被告人,提押前,她像往常一样询问被告人身体情况。

“我以前有过心脏不适。”被告人说。

于是,在前往法院的途中,孙海凤特别关注这名被告人。果然,没多久,被告人开始抽筋,浑身虚汗,脸色苍白,两只手很僵硬。

孙海凤赶紧测了一下被告人的脉搏,还好,可能是晕车或者紧张引起的,也有可能是手过度用力引起的手部肌肉痉挛。她开始为被告人做手部按摩,等到车辆到达法院,被告人已经基本恢复正常。

“还好你懂医学知识!”有人说,孙海凤笑笑。

“那里有个人!”8月的那天,眼尖的孙海凤大喊一声,司机立即停车,孙海凤冲下车跑到女孩身边。

女孩的手冰凉,脸色苍白,大汗淋漓。孙海凤拍了拍她的肩膀,女孩也没什么反应。

WDCM上传图片

孙海凤救助昏厥女大学生

呼吸还有,脉搏也正常。孙海凤初步诊断女孩可能有低血糖或者中暑了,她立即让同事们拿来矿泉水,缓缓喂给女孩,慢慢地,女孩睁开了双眼。

“你怎么啦?”孙海凤问女孩。

“我也不知道怎么晕倒了!”女孩不好意思地回答。

此时,同事找来了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女孩慢慢站起了身。

“20岁的小姑娘,这么热的天晕倒在路边,周围也没什么人!”孙海凤特别心疼这个大学生。

“妈,我考完试了!”上初中的女儿和孙海凤小时候一样,几乎没有什么烦心事儿,整天开开心心的。

孙海凤一看考卷:“哎呦,怎么考这样啊?这补课都白补了,还不如去玩儿呢!”

想当年,女儿读小学时成绩很好,孙海凤几乎没操什么心,女儿考前复习,她潇洒地扔出一句话:“不要复习了,妈妈知道的,就这点时间复习没用的,我带你出去玩儿去!”女儿考试第一,她立刻指出:“不要考第一啊,多有压力啊!”女儿竞选班干部,她又叮嘱:“选这个东西干嘛呀,多累啊!”

女儿一天天地长大,父母一天天地变老。突然有一天,孙海凤发现自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她不喜欢去外面玩儿了,只要家里有人生病,她就冲在第一线,联系医院、照顾家人,她不再是那个坐在三轮车上的小女孩了,她已经到了没有时间在乎自己的年龄了。

“在爱的幸福国度你就是我唯一,我唯一爱的就是你,每一次我们靠近,你让我忘了困惑,忘了所有烦心……”孙海凤高中时最喜欢听王力宏《爱的就是你》这首歌。

“你现在最爱的人是谁啊?”有人问她。

“孩子吧!”孙海凤回答。

十箱咸鸭蛋的故事

高民,男,52岁,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司法警察总队第三支队副支队长。

WDCM上传图片

“高老师,有人给你寄了十箱咸鸭蛋过来!”门卫对高民说。

“啊?”高民一愣,随即猜出谁是送咸鸭蛋的人了。

高民的办公室在中控室一旁,隔壁就是男厕所。每天一旦听到法院外面有任何吵闹声,哪怕是隐隐约约,他的“神经质”便会全面启动:“怎么回事?什么地方又不对了?”然后立马飞身冲出去。

在法警总队保卫科干了15年,爬电线杆的、浇汽油的、脱衣服的,高民见过形形色色的人。

刚开始接待信访人时,高民天天怕上班,上班就是心事,常常人还没有走进办公室,外面的叫声已经此起彼伏。高民心里那个烦啊,他感觉自己和这些信访的人没什么差别,天天和他们扯嗓子说话,肺大泡都快气出来了!

时间一长,他慢慢回过神来,不能这样下去,自己的岁数上去了,人家不过就是来信访的,大家可以聊聊嘛。

聊,是高民的强项。他曾经一人带着8名保安,一年接待信访人达一万多人次,有些当事人一看到高民就发怵:“你太会唠叨了,我今天先回去了!”

那么会聊,归功于高民的阅历丰富。

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高民高中毕业后,早早来到厂里干电焊、烧锅炉,两年后,高民报名参军,成为了一名坦克兵。

“目标正前方!”指挥官在瞭望台上高声指挥,高民猫着腰,在坦克里不断练习瞄准、发射。不过,两年里,高民真枪实弹发射的也只有8门炮。

第三年,高民申请去了炊事班,恁大的一个锅灶,他搞了半天生不起火。

“坦克兵,柴油这么多,浇一点不就燃了嘛!”同样来自上海的炊事员提醒这位小老乡。

高民马上掌握要领,很快学会了点火、切菜和烧煮,然后开始给上百号人做饭。

部队转业后,高民来到法院,先是在车管科工作。2007年保卫科成立,他正式做起维稳的活儿,此后,保卫科改名为第三支队,高民担任副支队长主持工作,主要负责法院机关安保和涉诉信访维稳。

“天天吵吵闹闹挺好,上午吵一批,下午吵一批,然后时间就结束了,我还没过瘾呢!”高民说话特别逗,天大的事儿在他嘴里都是举重若轻。

其实高民是个特别仔细的人,接待信访人之前,他喜欢看卷宗,研究信访人的特点。“做维稳工作必须要站在信访人的立场来考虑,没有必要和他们成为对立面,大家都是人民。”高民和科里的人说,“我不办案,但每个信访人的性格和脾气我要去了解,有的人生活很苦,我们与他好好沟通,有的人蛮横无理,那我比他还要狠!”

有人说,高民这种特殊的气质让他的维稳工作开展得有条不紊。

WDCM上传图片

有一名中年男子天天到基层法院门口信访,而且动不动就爬电线杆。一个寒风凛冽的冬日,男子来到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门口,如法炮制爬上电线杆,引来了不少路人围观,消防员们在周围紧急布控,谈判专家也过来和男子沟通,但男子就是不下来。

看到这一情形,高民扯着嗓子对着男子一顿大吼。怪了,男子乖乖地下来了!谈判专家狠狠拍了一下高民的肩膀:“你可以的,把人给骂下来了!”

其实不是骂,是恨铁不成钢。高民很了解这个信访人,男子以前做地摊生意,自从上访后,地摊也不摆了,家里生病的老婆也不太管了,整天就想着如何通过信访来“弄”点钱,人也越来越邋遢。

高民根据男子的特点,开始和他“亦正亦邪”地聊,日子一天天过去,男子慢慢也听得进高民说的一些话了。

一次,男子说得兴起,从包里拿出一粒糖递给高民,因为常年信访,男子的包里一直常备饼干和糖作为干粮。看着男子一双脏兮兮的手,高民不露声色地接过糖,拨开糖纸,放进嘴里吃了起来。

这可把男子乐坏了,高民吃了他的糖,这不就是把自己当朋友看了!从此以后,男子视高民为“兄弟”,虽然他心里还是想“弄”钱,但不再像原来那样激烈了。

过了一段日子,门卫突然叫住高民,“高老师,有人给你寄了十箱咸鸭蛋过来!”

“啊?”高民一愣,随即猜出谁是送咸鸭蛋的人了。

“这十箱咸鸭蛋是谁买的?”高民打电话到快递地址上的专营店。老板一查,果然是男子买的。原来,男子想着和高民的“交情”不错,便送点“礼”过来。

“那个人呢?我要把咸鸭蛋退回去。”高民说。

“我不认识那个人啊,也不知道退回到哪里去!”老板一听急了。

高民于是打电话给男子:“你来,咸鸭蛋的钱我一定要给你的!”

“哎呦,你帮我办好,以后我请你吃饭!”男子在电话里哼哼哈哈。

挂完电话,高民把十箱咸鸭蛋交给总队,总队交给纪检部门。此后,每当高民接到男子的电话时,都嚷着让男子过来拿咸鸭蛋的钱。

“别别别!”男子在电话里说,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出现在法院门口,他怕高民还他钱。

WDCM上传图片

高民仍然每天在保卫科上班,有年纪大来信访的,他就和人家聊过去的岁月吃过的苦;有浑身涂满汽油来闹事的,高民二话不说就和特保一起控制来人;有手拿打火机点燃棉衣的,他和同事们上去就扑灭火星子。

“不要认为今天把这个人劝走了,今天的事情就结束了。这有什么意思呢,得过且过的,要设身处地去给老百姓解决问题。”高民每天挑着眉毛,说着真心话,做着真心事儿。

时间有三种模式,过去永远静立不动,现在像箭一样飞逝,未来姗姗来迟。等到人生的最后一天,你能记住自己人生中哪些瞬间?

瞬间+瞬间+瞬间……=幸福人生

2021年的初冬,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司法警察总队正紧锣密鼓地准备全市法院司法警察“十大感动瞬间”的评选活动,记者有幸采访了候选人中的四位,一下子被他们的故事感动了。

很多人都不知道司法警察是干什么的,司法警察是属于公安系统还是法院系统?司法警察和交警有什么差别?司法警察工作是不是比较轻松?甚至在记者采访顾骏、沈瑜、孙海凤、高民时,也发现他们当初进入法院时并不是都很清楚司法警察的工作内容和职责。

然而,时间是一枝向前延伸着的绚丽藤蔓,在从事多年司法警察工作之后,他们各自独特的人生经历、高度负责的工作态度、内心无处不在的善良,全部融化在了每一个普通的日子里,融化在了工作的一点一滴中,他们用自己一个又一个的瞬间完美诠释了司法警察的职业精神——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

“你喜欢司法警察这个工作吗?”采访中记者忍不住问四位被访者。

“喜欢。”他们回答。

无论是为少年捐献骨髓的沈瑜,还是对老人饱含同理心的顾骏,亦或是喜欢自由的孙海凤和“亦正亦邪”的高民,无论是90后、80后、70后还是60后,他们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幸福感。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最好的,只有最合适的。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够过好自己岁月中的很多个瞬间,那么这个人生就很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