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兄弟,三枚纪念章

2021/7/12 10:28:17来源:崇明区

  走进一栋朴素的乡间屋宅,白墙上贴着庄重的入党誓词、党员承诺,窗边竖着一面鲜红的党旗,三位胸前佩戴党员徽章的老人坐在桌前,小心翼翼地打开各自手中红色的盒子,三枚“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熠熠生辉。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根据中央、市委统一部署,崇明区为截至2021年7月1日党龄达到50周年的党员颁发了“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据统计,全区超过一万名党员具备资格,这三位来自一个家庭的老人便是其中万分之三。

  信仰之光

  入党是最光荣的事

  “大哥梅衡权今年81岁,党龄55年,二哥梅衡瑞今年80岁,党龄53年。”77岁的老三梅衡仕告诉记者,“别看我年纪最小,我的党龄最长,我是1963年6月23日入党的,党龄58年,我们三个加起来的党龄超过160年了。”虽然满头花白,但三位老人回忆入党经历时,依旧神采奕奕。

  20世纪40年代初,梅家三兄弟相继出生于当时崇明县竖新镇时桥村。“我的父亲当时是个商人,我们这一辈一共有六个兄弟姐妹。父亲跟党同岁,今年满100岁。”大哥梅衡权说。

  上世纪60年代初,三兄弟陆续被父亲送入部队当兵。“我和大哥是61年参军的,二哥是65年。”梅衡仕说,“我们离开家乡,前往不同地区。家里一下子少了三根顶梁柱,生活困难不少,但家人毫无怨言,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是去为国家做贡献了。”

  在部队的日子里,三兄弟在各自岗位上埋头苦干,受到上级赏识。“想担起一份更重的责任。”提及入党原因时,三兄弟都说到了这点。“63年时,雷锋同志的事迹传遍全国,全军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学习雷锋活动,我也深受感动,决心要做一名像雷锋一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员。通过组织考验,当年6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梅衡仕说。

  前些日子,三位老党员收到“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激动不已,“很荣幸我是一名党员,回首党员生涯,我做的都是一些平凡小事,但党时刻记着我。往后,我也要继续前行。”

  激情岁月

  为大“家”出生入死

  “很苦,没人抱怨过半句。”回想起参军的那些年,三兄弟说。

  “我在四川、贵州等地当过工程兵,当时祖国在建设‘内三线’,我参与建设军工企业,去到的都是深山峡谷、大漠荒野,风餐露宿、肩扛人挑,经常夜间还要赶进度,真是用血汗和生命建成的厂房。三弟在部队当通讯员时,在上山演习中为了完成任务摔得头破血流,差点丢了性命。”二哥梅衡瑞告诉记者,“但最让人记忆深刻的,还是大哥经历的那次车祸,在他身上留下了一辈子的印记。”

  梅衡权1961年参军,成为一名工程兵,几年时间辗转山西、吉林、河南等地,从事国防工程建设,多次参与导弹发射基地的设计和规划。1973年,33岁的梅衡权被调回北京,在部队后勤处任职。“1982年2月,国务院决定成立中央绿化委员会,9、10月,全军要开展绿化大检查。在去检查的路上,我出了一场严重的车祸。”梅衡权指着前额,左右两边各有一个浅浅的小坑,“当时头部受伤严重,做了开颅手术,但很幸运活了下来。事后,我被认定为七级伤残。”“医院连续下了两张病危通知书,联系我们赶去医院,现在想来还是心有余悸。”梅衡仕回忆。

  “12月出院后,部队问我是否需要疗养,我选择了直接回单位,来年一月份,就重新去上班了。”梅衡权说,“身边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怎么这么快就回到了岗位上?但我心里知道,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身上有一份责任,要以部队为家,做好建设。身体允许的情况下,认真投入工作才对得起党员这个身份。”

  杖朝之年

  为小“家”竭尽所能

  为党奉献了青春岁月,如今的三兄弟都已满头白发,三弟梅衡仕也即将步入“杖朝之年”。大哥梅衡权一直待在部队,1994年退休后留在了北京。二哥梅衡瑞1981年退伍后回到崇明,在面粉厂工作,后任新民粮站站长至退休。三弟梅衡仕1969年退伍,回乡后,曾担任过教师、新民公社党委委员、武装部干事等职务,在基层摸爬滚打数年,直至退休。

  “年轻时家里顾得少,现在父亲年纪大了,几个儿子女儿约定了每周轮流照顾父亲。因为我居住北京,不方便每周回来,所以我每年会回来一次,待两三个月,好好陪陪父亲,其余时间交给别的兄弟姐妹,大家都很体谅我。”梅衡权说。

  梅衡仕退伍后回到时桥村已经好些年,因为生性热情,乐于助人,退休后他继续担任村民小组长、党小组长、党支部委员、新乡贤理事会理事、第二网格支部委员等职务,家里也成了时桥村的睦邻点。“以前家里墙上干干净净,现在贴满了服务点、工作点的宣传内容板,我和他抱怨过好几次。”梅衡仕的女儿笑着告诉记者,“每月还要拿家里的场地开展活动,他却乐此不疲。”

  “我是党龄58年的老党员,为人民服务是我的职责。”梅衡仕从盒子里拿出收到的纪念章戴在胸前,眼神中透露出自豪,“这枚‘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代表着党对我工作的肯定,共产党是为人民着想的,我要永远跟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