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茨海默症轻症患者一直记得她

2021/3/12 16:41:50来源:普陀区公安分局

  3月8日,国际妇女节一早,刚刚荣获上海市公安局第十届“新时代马天民式”十佳优秀社区民警荣誉称号的普陀公安分局石泉路派出所民警程雅云,在参加完所里的晨会后,又来到了自己的管段管弄一村小区,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

  “小程,我还记得你”

  “程警官,真厉害,恭喜喔,我们在电视上看到你了!”“我们‘高妹’就是有高招!”迎面走来的居民纷纷向程雅云道贺。“小程,恭喜你喔,我还记得你!”唯独邓阿姨的道贺有点特别。为何邓阿姨看到程雅云会说“我还记得你”?

  故事要从程雅云担任社区民警的第一个夏天说起。那天,程雅云正在派出所值班,站在值班室门口的她远远望见三个在烈日下逐渐放大的人影——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和小心翼翼搀扶着她的两名女子。走近一看,是程雅云小区里的邓阿姨和她的两个女儿。原来,邓阿姨的老伴刚刚过世,由于户口本找不到了,无法注销户口,来找民警咨询补办事宜。程雅云发现邓阿姨在与自己交流时,眼神略有闪烁,似乎有话要说。于是,程雅云故意支开了邓阿姨的两个女儿,将邓阿姨单独搀扶到办公室。刚坐下,邓阿姨的第一句话就将程雅云震撼了:“户口本没有丢,我不想他走,不想他从户口本上离开我……”程雅云心头不由得一酸,她知道,邓阿姨是一名阿尔茨海默症的轻症患者,容易忘记很多事情,有时跑到居委会忘记要来做什么,有时买好东西也会忘记拿……

  程雅云已经过世的外婆也是一名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程雅云都不知道外婆离世时是否还记得她。看着亲人一点点忘记身边一切重要的人和事的那种糟糕感觉,程雅云仍旧记忆犹新。看着邓阿姨,程雅云仿佛看到了外婆的影子,她一把握紧邓阿姨的手:“我是小程,你还记得吗?一个人的离开不是过世,也不是从户口本上消失,而是所有人把他忘记。阿姨,你能记得我小程,又怎么会忘记和你携手到老的老伴呢?你不会忘记他的,你的女儿们也不会。”沉默片刻后,邓阿姨重重地点了点头:“小程,我会记得你的,也会记得‘老头子’,谢谢你。”

  第二天,邓阿姨带着户口簿,又一次来到派出所,给自己老伴的户口作了注销。从此以后,每当邓阿姨看到程雅云,都会说这句:“小程,我还记得你。”

  巧解广场舞噪音扰民

  华池路58弄附近,有一栋正在装修中的商务楼。由于施工缓慢,楼前的广场一直空着。去年上半年,周边居民开始利用这片空地,跳起了广场舞、唱起了卡拉OK,甚至还有健身人士甩起了大鞭。由于广场与管弄路30弄小区只隔着一条马路,让临街的居民备受煎熬。几乎每天都有居民向程雅云反映:“我们下班,他们就上班,吵得孩子没法做作业,老人晚上失眠。”用居民盛阿姨的话说,“鞭子抽一下,我的心就跟着‘突突’地跳一下,感觉人家在健身,我在减寿”。

  接到居民的诉求,程雅云去实地察看。她发现,每晚7时,就有居民开始跳广场舞,一共有4个团队。到了晚上8时,4个团队同时到位。为了不受别的团队音乐影响,大家都把音量开到最大。还有时不时混杂在音乐声中的甩鞭声,确实太吵了。程雅云找到4个团队的领队阿姨,向她们说明周边居民的困扰,建议大家是否可以错时跳舞,这样跳舞的空间更大,而且音乐声也不用开到最大,也能缓解对周边居民的影响。

  经过程雅云多次劝说,4个团队的阿姨都接受了她的建议。从此,4个团队商议好各自的出场时间,并约定9时前一定结束,音量也始终处于大家能接受的合理范围。

  程雅云又把目光聚焦到那位每晚来甩鞭的健身人士身上。起先,程雅云向这位健身人士提出可否换一种健身方式,被拒绝后,程雅云便换了一种办法。每天晚上8时,程雅云准时来到广场,陪着这位健身人士锻炼身体,提醒他注意动作幅度,不要伤到路人,声音不能太响,否则就会噪音扰民。在民警的监督下,这位健身人士只能进行小幅度的甩鞭。起初,还以为民警只是偶尔来“陪”他健身,没想到程雅云天天都来。动作做不开,达不到健身效果。一个多星期后,这位健身人士只得向程雅云“投降”,改变了健身方式。从此,晚上再也没有令人发颤的鞭声,周边居民也不再投诉噪音扰民问题。

  因为从小就想做一名人民警察,程雅云在大学毕业时毫不犹豫地报考了警校;又因为想做一名受老百姓欢迎的社区民警,她在全局转岗遴选竞赛中以第一名的成绩成为了一名社区民警。程雅云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自己最初的理想,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自己热爱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