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归“圆满”无觅处 命丧“消业”悔已晚

2021/6/21 11:27:2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叫张凡(化名),女,1960年1月出生,高中文化,原是吉林省临江市某木制企业的一名员工,2006年从临江迁出户口来到白山市浑江区城南街道,为了不让政府知道我活动的行踪,我并没有去公安部门落户而成为“口袋户”。

  我原本有一个温馨的家庭,夫妻二人都在地方企业上班,像许多普通家庭一样,日子过得很舒心。但自从我和丈夫迷上“法轮功”后,一切都变了。事情要从1998年说起。

  1998年2月的一天,丈夫下班回家从手提兜里拿出一本用多层白纸包裹的一本书,告诉我单位里一些同事正在练习“法轮功”,说能强身健体,练好了一辈子不用上医院打针、吃药,还可以去“金子组成的天国世界”享福,这不练习“法轮功”的“宝书”已拿回来,让我洗干净手看一看。

  我身体健康状态还可以,但有时会有一些小毛病,平时幻想着如果人这一生不得病该多好呀,听说练“法轮功”能健身祛病并且能去“天国世界”就很感兴趣。于是,每天我就和丈夫早早起床,坚修“法轮功”并逐渐痴迷进去。

  我婚前曾随亲人去尼姑庵敬香,那庄严慈悲的佛像让我感觉亲切、感人,顿感修仙慕道是多么美好!我坚信我与佛有缘,这不我已得到“法轮佛法”啦,我也相信小时听到的神仙故事,认为在这里都可变为现实。

  当时,我沉浸于“法轮功”修炼中,感觉着神奇在不断刷新着我(实质是有规律的锻炼和心理作用)——修炼不久,一些慢性病感觉逐个减轻。我深信这是“大法”显灵了,于是我更加心无旁骛地投入到“法轮功”里。两个孩子是累赘,我就把他们推给老人;工作是负担,我就去医院托人开了病假条,长期泡病号。那一段,我和丈夫每天坚持早早起床,先是对李洪志像连拜三拜,再练功、看录像、听录音,夜晚苦读“法轮功”到半夜,有时一天甚至16、7个小时,很少睡觉。平日里想什么、说什么、做什么,都时时处处用“法轮功”的“法理”来约束自己,生怕做错了什么而增加“业力”,影响“层次”的提升。就这我还嫌自己不进取、悟性差、执著心多,担心上不了“层次”,怕最后修不成“正果”,成不了“佛道神”。我深信李洪志告诉我们“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

  1999年7月得知国家取缔“法轮功”后,我觉得作为精修“法轮功”分子,“护法”“弘法”是我的责任,我有义务站出来。

  2001年1月的一天,我和丈夫去北京证实“法”被遣送回原居住地,并来到心理矫治中心。

  要过年了,亲人来说服我回家过年,儿女们跪在我面前,抱着我的腿哭着说:妈妈,咱们好回家过团圆年,我想起李洪志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这时我儿子替我保证不再修炼“法轮功”,当时我是这样想的,谁替我保证还让谁造业。

  大年过去了,这时单位来人问我,你要长期不上班,按照规定就得解除劳动关系,二者选一。我很坚定地选择了“大法”。

  功友们恭维我修得好、“层次”高,“师父”的“法身”在时刻保护着我,我已经离“圆满”不远了。功友们越是夸奖我、羡慕我,我越是得意,甚至有些沾沾自喜,每次我也毫不客气地向他们吹嘘一番自己的“弘法”经历。还多次化名在“法轮功”媒体上发表体会文章,大谈特谈“大法”的神奇,谈李洪志无处不在的“法身”。尽管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文章中的冒险经历都是虚构的,但“法轮功”网站还是照登不误。

  除了吃饭、睡觉以外,我们这些人天天在一起就是“练功”“学法”,但也没有一点点“圆满”去“天国世界”的迹象。

  父亲对我修炼有很多不满,我还觉得他自私、固执。我就给他讲“修炼”后的感受,无奈他听不进去。后来,我开始对他“发正念”,和他的“主元神”对话,告诫他不要对“大法”有不好的思想。

  一次我和父亲坐车回家。他一上车就对我说:“我就是不明白,你这么优秀、这么时尚的一个人,为什么非要学‘法轮功’?”我开始还比较平静地和他诉说“大法”的好处。他就一直在一边冷言冷语。当我说到,现在我的同学里面,有多少人离婚?有多少人根本不管父母?他就开始尖刻地反驳我说:“你说得根本不对,这就是你们邪的地方。”我就极力反驳,父亲大怒,在车上破口大骂,我也急了,用非常严厉的口气警告他不许在我面前骂“师父”,骂“大法”,车上的乘客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

  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也是全家的依靠,虽然患有糖尿病,身体不太好,但平时无不良嗜好,咋看也健康。修炼“法轮功”那可是帮人“消业”“上层次”“性命双修”“成仙成佛”到“天国”,况且“师父”说啦,人要想免除生老病死以及遭受各种病痛的折磨,只有修炼“法轮功”这部上天的梯子,才能消除体内的“业力”,进而实现“圆满”去享受“极乐世界”的美好。

  我和丈夫就这样每天“精进”着,“修炼”着。亲属邻居见我们整天神神道道,净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认为我们是精神病,躲着我们。

  练功之前,丈夫还能注意饮食坚持吃药,时常会去医院检查,患糖尿病多年倒也没什么大碍。自从练上“法轮功”后,由于坚信“大法”的神奇,药早已扔掉。医院?我们更是不屑一顾,坚信丈夫的勤奋“学法”和“练功”相信定能换来好的结果。

  2010年9月的一天夜晚,从不打针吃药一直坚持“练功”“消业”的丈夫在熟睡时,突然间心脏剧痛。我起身立掌发“正念”,嘴里不停嘟囔:“‘师父’,救我丈夫!‘师父’,救我丈夫!”过了一会,丈夫缓解过来,我认为这是在“师父”的“法身”和“慈悲”呵护下,闯过来的,还不停地谢着李洪志。

  家中的亲人得知后劝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但丈夫和我认为是“师父”给他的考验,病越重,离修成“正果”越近,坚持不去医院。丈夫对我说:“有病不用打针吃药,我们平时练功打坐,就是借助‘师父’‘法身’和‘功力’逐渐排除体内‘业力’,清除干净后,病就祛除了,身体就好了。”我也赞同他的观点,全力支持。

  随着丈夫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儿女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苦口婆心地劝他吃药。他嘴上答应,等儿女们不在家时,就将药片偷偷扔掉。得病后的每次发作,丈夫都强忍着打坐练功,这时我在身边助他“发正念”,心想快要修成“正果”了,离“圆满”更近了。

  2011年3月,丈夫的病情越来越重,呼吸愈发困难,坚守着“消业”,绝不吃药不去医院,并且相信这是“师父”在考验他,绝不能违背“大法”的要求,“升天”的梦还要实现。因为有前几次经验,我用尽最大的力量恳请“师父”加持,“大法弟子有难,请‘师父’显灵救救我丈夫!”但这一次真的不灵了。

  弥留之际,丈夫用尽力气拉着我的手喃喃地说,我练“法轮功”已经够虔诚了,按照“师父”要求坚持“消业”“性命双修”,相信“师父”的“法身”围绕着我,时时刻刻护佑着我,可我为何不见好呢?我还能不能“圆满”?“师父”能不能接我?我多年坚修不辍的结果就是这样吗?

  丈夫走了,而他痛苦的声音始终在我耳边回荡。回头想想这么多年的荒唐付出,我的心在流血。十多年来,我丢弃工作,抛弃了亲情,不顾老人和孩子,把家里折腾个精光。如果真有“法身”保护,我丈夫如此虔诚危难时李洪志为什么不施以援手?我究竟得到了什么呢?是谁让我这个幸福安宁的家庭变成这样?是李洪志,是我那一直崇拜、一直言听计从的“师父”。

  在社会志愿者的帮助教育下,再加上活生生的现实,我彻底醒悟。“法轮功”是不折不扣的邪教,李洪志是一个骗子!“法轮功”让我失去了正常的理智,使我的家庭破碎,夺走了我的亲人,毁了我的人生,留给我的是无尽的伤痛。我愿意把自己的荒诞而又痛苦的经历写出来,用泪水来除污、用良知劝告那些还在痴迷“法轮功”的人彻底醒悟,不要再相信李洪志这个大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