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邪教网上招募防止陷入其中

2020/10/9 16:11:56来源:中国反邪教

据2020年5月20日《哈萨克斯坦莫斯科共青团报》网站(Mk-kz.kz)消息,由于疫情阻碍了破坏性宗教团体公开招募,他们遂转向互联网,对社交媒体用户尤其是年轻人进行诱骗、招募。反邪教专家仍很难界定邪教定义,且哈萨克斯坦欠缺针对可疑宗教团体相关立法,但这都不是纵容邪教大行其道的借口,应该掌握识别邪教的方法,防止深陷其中。 

WDCM上传图片

据媒体早前报道,“香巴拉法会”(Ashram Shambala)是一个神秘的极权主义邪教,又名“幸福之道”“组织者学校”“俄罗斯密宗学校”等,1989年成立于新西伯利亚,俄罗斯执法机构将其定义为俄联邦境内最危险的教派。其头目康斯坦丁·鲁德涅夫被判触犯《俄罗斯联邦刑法》中的“建立宗教协会、性侵犯和非法大量销售麻醉品”三条法律条款。过去11年来“香巴拉法会”的活动在俄被禁,其信徒转向哈萨克斯坦发展。事实证明,该邪教打着妇女培训的幌子变更不同名称在阿拉木图、努尔苏丹、科克舍陶等城市活动,其中以“阿拉木图/阿尔玛女性智慧学院”最为出名。其招募活动通常隐藏在在心理专家、商业培训者等幌子下,借助培训师招募新信徒。

“Al”是最有名的招募者之一,她以“美国电影和商业明星教练个人”、妇女成功学专家、女作家、电台主持人等多重身份而闻名。在过去两年里,只举行封闭的贵宾培训,为名人提供咨询,并举行网络会议。但通过该邪教组织在Instagram投放的广告可以得知, Al公司在隔离期间继续开展活动。该邪教组织通过化妆品广告、英语、摄影或其他教育课程的广告,嵌入“释放女性能量”等宣传口号的免费网络研讨会邀请信息。因为疫情,目前在线培训在全球各地包括哈萨克斯坦都非常流行,并且互联网已经成为那些寻求新知识和进行自我完善的人群的强大信息平台,因此类广告会吸引人们观看。

邪教分子招徕信徒的惯用伎俩

邪教分子不会用老掉牙的“永生”“拯救灵魂”等晦涩甚至令人恐惧的话题面对面吸引信徒,他们深知人们不会对此类话题感兴趣。线上招募行为更加巧妙,他们以有趣的提议和拍摄诱人视频来吸引潜在信徒,受害者会自己主动联系招募者。这是线上和线下招募方式的根本区别。

“安全网络联盟信息安全中心”负责人尼基塔·梅德韦杰夫表示,一些所谓的“大师”擅长“在线”招募。最有效的方法是针对性广告,即根据用户兴趣、访问站点和搜索查询历史向用户提供精准服务。例如,一个人正在搜索如何正确编写商业计划书,此时,宣称可以助其成功的广告就会产生吸引力。另外,通过个人社交网络主页,会显示其住处、感兴趣的内容、电话、Skype等信息,这一切都使得招募者能够与特定的人进行接触。

尼基塔·梅德韦杰夫强调:“目前大多数邪教头目年纪较大,他们不熟悉互联网,对现代通信技术的了解程度不如年轻人。但邪教组织中有了解互联网和现代通信技术的人,他们熟知网站推广、搜索引擎优化、计算机病毒工作原理等,并创建网站,在社交媒体上组建兴趣组吸引感兴趣的年轻人。”

他说:“邪教组织的具体数量我没有准确的统计信息,但可以确定数目庞大。而且有一个新趋势:邪教组织开始向互联网阵地发展,它们仅在线存在,成员彼此不见面,仪式相对较少。目前以这种形式存在的破坏性教派约100个左右。”

网络邪教的主要问题是虚假。任何邪教都不能兑现其在招募期间所做的承诺。邪教分子不会打招呼说:你好,我是邪教!它总称自己教派所做的都是好事,比如提供心理援助、医疗服务、外语课程甚至商业培训。这些都是危险的诱因,容易使人陷入破坏性邪教组织中。

如何识别自己是否身陷邪教?

邪教分子企图吸引更多新教徒,他们会不遗余力传播教义。因此,应警惕一些扰民电话、信件和信息,包括询问是否愿意免费参加关于心灵成长、精神觉醒等内容的研讨会、慈善音乐会、儿童相关活动及心理培训等。他们经常使用一些给予接触者特殊关注、关心的心理技巧,通常会用一些特殊名字吸引新信徒,会与目标人群保持全方位联动,防止大家对其行为或邪教教义产生质疑。

邪教招募者会将其教义伪装成公认价值观,隐藏其真实目的。邪教招募的组织者通常在邪教组织中占据较高位置。等级森严是邪教的主要特征之一。这可以使信徒受到邪教组织严格操控,并激发其积极性。

像任何一个现代组织一样,邪教具有商业基础。在邪教活动的某个阶段,邪教头目会要求大家对所谓的“共同事业”做出贡献、进行捐赠。为达到控制信徒的资金财产目的,邪教组织会使用各种方法来抑制信徒意识,如催眠、施加心理压力,必要时甚至威胁信徒生命、健康。对邪教教义要求绝对权威,不允许任何质疑。

如果你对自己接触的组织产生上述疑问,尽快联系反邪教网站,并询问相关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