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者也可以重启人生

2021/9/29 11:28:23来源:虹口区禁毒办

  (1)案例背景

  杨某,61年生,再婚,有一亲生儿子和继子。之前吸食海洛因,后改吸食冰毒,30年多从未戒断毒品。其患有心脏衰竭、糖尿病等多种疾病,体态肥胖,连走路都气喘吁吁。为筹集毒资,其以贩养吸,因贩毒被判处于监外服刑。

  主治医生说他的心脏相当于80岁老太太的心脏,除了更换心脏,其他没有更好的办法医治,他依靠吸食冰毒来维持身体,毒品肯定戒不掉,如果不吸毒他可能很早之前就死掉了。杨某在签订协议后,连续8个月唾检都是阳性。社工也把尿检结果及时反馈给社区民警。并告知杨某现在国家出台了新政策,吸毒人员不管老弱病残,“应收尽收”并告知社区已经有患病被抓的先例。但其坚持认为像他这样的,强制隔离戒毒场所肯定不收的。2019年4月,其因吸毒被公安查获,处于强制隔离戒毒。半年后其保外就医,回到社区戒毒。

  (2)工作过程

  改变其认知,戒毒对其身体有利。杨某办理保外就医后回到社区,他脸色红润,精神状态也不错。社工关心其在强制戒毒期间的生活状态,他说管教民警带他去医院看病,他每天作息规律,身体逐渐转好。社工把其现在的身体状况和之前吸毒时相对比,引导其转变“不吸毒就会死”的观念。之前吸毒时其身体状况很差,说明冰毒不能治病,只能减命。其应该戒毒,去正规医院就医。

  社工再次向其强调“病残人员应收尽收”的最新规定,并强调如果其在保外就医期间吸毒,其仍旧有被关押的可能。其称他不会再吸毒了。因为现在只要是吸毒,不管是癌症,还是艾滋病,都会被抓进去戒毒,在亲眼看到患病的在强制戒毒。杨某通过亲身经历和社工点引导,改变了吸食冰毒能治病、身患疾病不会被强制隔离戒毒的看法,社工要持续跟进服务,让其保持这种戒毒的信念。

  发挥家庭成员的亲情力量与支持功能。杨某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哥哥在美国定居。其和前妻育有一子,正在筹备婚礼。前妻在日本定居,现任妻子是医生。社工引导其思考家人对他戒毒的态度,其说全家人劝他戒毒,妻子李某更是为他吸毒提心吊胆,陪他外出聚餐会朋友,希望他能戒毒。儿子把他接到松江的别墅去住,担心其在家孤独。社工鼓励他为家人考虑,不能再吸毒,并告诉他,在其强制戒毒那段时间,妻子感觉生活无助,替他的病情担忧,四处奔走为给其办保外就医。妻子需要他,儿子、家人也都需要他。他说家人都对他很好,他真的要彻底戒毒了。

  发挥其自身优势,树立其对未来的信心。杨某从年轻时就开始吸食毒品海洛因。其称他自戒了海洛因,后改吸冰毒。社工引导他思考:海洛因很难戒,其是如何戒掉的?吸毒多年没有被公安查获的原因是?其谈到他做人很讲义气,所以朋友、家人都对他很好。社区吸毒的人都知道他,称他为“大哥”,“小弟”们没钱了,他也会发毒品给他们,所以没有报他吸毒。关于戒海洛因,因当时遇到现任妻子,他就下决心戒毒,他说,自己是条男子汉,说不吸就不吸,就肯定能戒掉。社工引导其把之前的戒毒经验运用到现在的戒毒中。

  其患有严重的心脏病、糖尿病,去年做了淋巴癌切除手术。其觉得随时会死,所以对未来缺少信心。社工上门探望,为其申请帮困补助,在生活上鼓励他,与其一起发掘生活的美好,比如妻子、儿子对他的关心,继子家孙女对他的依恋。况且像他这样的疾病也有治愈的可能。其称美国的哥哥、日本的前妻都对他很好,邀请他出国旅游,他想等完成社区戒毒、等社区服刑结束,就带妻子出去旅游。其称,他肯定能戒掉毒品,随时来做毒品检测。如今杨某已经社区戒毒2年,尿检随叫随到。

  (3)经验心得

  残病吸戒毒人员收戒收治工作的开展,为社区开展禁吸戒毒服务提供了有力的保障。社区艾滋病、病残吸毒人员逐年增多,他们把患有疾病当做不被处罚的保护伞,肆无忌惮地吸毒、贩毒。而攻坚战的打响,使该类人员能够被收戒收治,既保护了他们的生命健康,维护了其家庭稳定,也肃清了社区环境。

  残病吸戒毒人员收戒收治工作,对社区其他吸戒毒人员起到震慑作用,他们感受国家对吸毒行为的打击力度,不敢以身试毒。社工对他们进行生活关心,心理疏导、就业帮扶,帮助他们回归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来。虹口区欧阳街道今年新增吸毒人员为零。

  (4)案例点评

  本案例中的杨某有30多年的吸毒史,把身患重病当成不会被关押的挡箭牌,吸毒贩毒,伤及个人、危害社会,且改变意愿极低。直到“病残收戒收治攻坚战”的开展,打破了他的幻想,让其感受到法律的威严,其这才开始正视戒毒问题,坚定戒毒信念。

  杨某存在身患多重疾病,对吸毒能治病、病人不会被关押戒毒,存在错误的认知,其对未来丧失信心而社工配合收戒收治行动,改变其认知,让其又重拾生活的信心。

  社工通过发掘其自身优势,让其发觉人生的意义所在;重视家庭在杨某改变中的作用,家庭的接纳、亲情的力量是其戒毒的动力;通过整合资源,对其进行帮困和关爱,多管齐下,协助其回归正常的生活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