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汇区禁毒办、区检察院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

2021/7/5 10:20:06来源:徐汇检察

  6月24日,在第34个国际禁毒日来临之际,上海市徐汇区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与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检察院联合召开“新形势下防范新型毒品对青少年危害”新闻发布会。

Image

 

  会上,徐汇区委政法委副书记、区禁毒办主任吴琰就2020年以来全区毒情形势、禁毒工作成效等情况进行了通报。据悉,2021年4月,徐汇区被国家禁毒办评为“全国禁毒示范城市”。截至2020年底,徐汇区现有吸毒人员1034人,同比下降22.7%。

 

 Image 

 

  尽管当前毒品问题治理取得了一定成效,徐汇区禁毒工作形势依然严峻,主要表现在三方面:

  1.滥用毒品种类趋于多样化

  犀牛液、“蓝精灵”、LSD、芬太尼类物质等非传统常见毒品成为滥用“新宠”。

  2.毒品犯罪手段趋于隐蔽化

  互联网成为涉毒违法犯罪活动的重要工具和途径,物流寄递成为不法分子运输、销售毒品的重要手段。

  3.易制毒化学品流失风险依然存在

  涉毒物品流入非法渠道的风险依然存在,对监管和管控带来较大压力。

 

 Image 

 

  徐汇区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邱燕就新形势下涉大麻毒品犯罪新情况进行了通报。当前,大麻及合成大麻素毒品犯罪已经成为继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等传统毒品犯罪后的新形态。

  2020年1月至2021年5月,徐汇区人民检察院共受理涉大麻毒品犯罪案件31件,占毒品犯罪案件的34.78%。2019年受理涉大麻毒品犯罪案件占当年毒品犯罪案件的8.2%,2020年该数据上升至32.6%,2021年1-5月底该数据上升至38.9%。在徐汇检察院办理的案件中,大麻及合成大麻素类物质毒品犯罪呈高发态势,并逐步呈现出四大特点:

  01.罪名以走私毒品罪、贩卖毒品罪为主。

  02.涉案人员呈年轻化趋势。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今的涉大麻毒品案件中,嫌疑人平均年龄为28.8岁,且大多数为90后。

  03.涉案大麻形态多,向高纯度及合成大麻素物质转变。统计显示,查获大麻类毒品性状包括大麻叶、大麻脂、大麻烟卷、大麻电子烟弹、大麻烟油。在徐汇检察院办理的31起涉大麻毒品犯罪案件中,有12起涉及掺入高纯度大麻提取物或合成大麻素类新精神活性物质的大麻电子烟油。

  04.利用网络加物流走私、贩卖毒品成为常态。

  徐汇区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副主任(主持工作)韩瀚发布四起典型案例。

 

 Image 

 

  案例一:游某某走私毒品案

  【基本案情】

  2019年底开始,游某某在国内通过微信与微信名为“姑奶奶烟铺”的人联系,并以每支约75美元的价格从境外走私大麻烟弹入境。经查实,游某某为自己、或收取他人钱款后,通过微信转款给卖家,并收取卖家从境外邮寄至上海住所处的约12支大麻烟弹。2021年2月,公安机关在游某某住处将其抓获,依法扣押2支大麻烟弹;同年3月经游某某主动交代,公安机关依法扣押再次从境外邮寄至其住处的3支大麻烟弹(上述大麻烟弹均检出四氢大麻酚成分)。

  经我院依法提起公诉,2021年5月,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游某某构成走私毒品罪。

  【典型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法》第八十二条规定,逃避海关监管,邮寄国家禁止进出口的物品进出境的行为,是走私行为,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本案中,游某某明知大麻烟弹系毒品,仍利用留学期间掌握的境外卖家联络渠道购买大麻烟弹,并以包裹邮寄入境,其行为违反了海关法、刑法相关规定,构成走私毒品罪。

  游某某曾在境外某著名大学留学。最初,他出于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在国外同学的影响下吸食大麻。但毒品一经沾染,无法轻易摆脱,只能在毒品陷阱里越陷越深。回到国内,也无法摆脱毒瘾的控制,最终走上犯罪道路。检察机关在此警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条,本法所称的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大麻在我国是明令禁止的毒品,任何违反法律规定的行为,最终只能自食毒果。

  案例二:殷某某容留他人吸毒案

  【基本案情】

  2020年5月至2021年2月,殷某某多次容留李某某、游某某等人在其租住的房屋内吸食大麻。经鉴定,殷某某、李某某、游某某等人的尿液中均检出四氢大麻酚成分。2021年2月,公安机关在殷某某住处将其抓获。

  经我院依法提起公诉,2021年5月,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殷某某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

  【典型意义】

  殷某某大学毕业后从云南老家来沪打工,几经辗转后在某网游公司从事游戏开发工作。繁重的生活、工作压力导致他患上抑郁症。自行服用精神药物无效之后,殷某某开始吸食大麻。原本是出于治疗的目的,但在长期吸食后,他沉溺其中不可自拔,染上了毒瘾。之后,在明知大麻烟油系毒品的情况下,殷某某主动联系他人一起购买,并多次向吸毒者提供自己租住的房屋作为吸毒场所,最终触犯刑法构成犯罪。一个原本拥有美好前途的有为青年,因为毒品而沦为阶下囚,令人痛惜。

  近年来,大麻类毒品及其衍生物形态、性状不断翻新。本案中的大麻烟油外观和普通电子烟油高度相似,更具有伪装性和迷惑性,增加了执法机关的查处难度。同时,相比于传统的大麻叶、大麻烟卷,大麻烟油中不仅含有高纯度的大麻提取物,往往还添加了人工合成的合成大麻素,精神活性、成瘾性更强,危害性更大。

  案例三:李某某贩卖毒品案

  【基本案情】

  2021年1月,陈某某以人民币8,000元的价格向李某某购买40克大麻,李某某于同月15日向任某某支付宝转账人民币10,000元购买大麻。快递收货后,李某某将其中40克大麻交付给陈某某。经鉴定,在陈某某家中查获的从李某某处购买的绿色植株检出四氢大麻酚成分。同年2月,公安机关将李某某抓获。

  经我院依法提起公诉,2021年6月,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某构成贩卖毒品罪。

  【典型意义】

  利用信息网络和电子商务平台实施毒品犯罪,是当前毒品犯罪的新动向。网络时代的犯罪分子,利用信息网络和物流配送覆盖面广、易隐瞒真实身份等特点,通过微信等社交软件进行犯意联络,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实现资金流转,最后通过物流寄递完成交易。这种“线上交易”+“线下取货”的模式,使得毒品上下家在交易全流程中既不用暴露身份,也不用实际碰面,增大了侦查机关的查处难度。本案中的李某某在和毒品上家联络交易时,还使用了具有加密功能的通信软件,犯罪手段更加隐蔽化、专业化。

  李某某原本是专业艺术类培训教师,业务水平被学生、家长所认可。自从吸食大麻后,即难以戒断大麻之瘾,从一开始的向他人购买大麻烟,逐步发展到购买大麻烟油,最后发展为向他人出售大麻牟利。此类毒品案件的出现警示广大群众,牢记毒品对个人健康、社会安全稳定的危害,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案例四:钟某某走私毒品案

  【基本案情】

  2020年4月,钟某某通过微信联系微信名“candy”的卖家,以人民币2600余元的价格从境外购买6支大麻烟油,并通过国际快递寄送至其住处。同年5月,因钟某某没有按时收到邮件,卖家用同样方式再次寄送6支大麻烟油至其住处。两件包裹被截获,均检出四氢大麻酚成分。同年6月,钟某某在其住处被公安机关抓获。

  经我院依法提起公诉,2021年4月,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钟某某构成走私毒品罪。

  【典型意义】

  钟某某系境外归国留学生,也是向微信名叫“candy”的卖家购买大麻烟油并走私入境的多名买家之一。此系列案件中的行为人半数以上具有留学经历,年龄大多在二三十岁,年龄最小的仅21岁。

 

 Image 

 

  受欧美部分国家大麻合法化的影响,一些青年留学生出于好奇、寻求刺激、追求时尚的心态吸食大麻,对身心健康造成伤害,在国外养成的交易、吸食大麻的习惯也延续到了国内。面对大麻毒品犯罪年轻化的趋势,我院将持续加强与区禁毒办、教育、公安、妇联、团委、未保办等相关部门的衔接配合,将抵制大麻的预防教育阵线前移,通过法治副校长、法治进校园、“检者拾光”宣讲团等多种形式,引导青少年树立远离毒品的正确价值观,有效净化青少年成长环境。

  新型毒品迷惑性、伪装性、诱惑性强,极易对广大青少年造成诱惑和危害,为更好地打击毒品犯罪,下一步,徐汇区人民检察院将以办理新型毒品案件为重点,强化打击合力,不断加强内部联动,发挥检察一体化优势,同步加强外部互动,与公安机关、法院建立沟通交流机制,及时研判涉大麻类毒品犯罪的新特点、新问题,规范执法尺度并协同禁毒部门建立物流寄递行业检查监管机制。

  同时,徐汇区人民检察院将坚持以各类平台为依托,实现禁毒宣传全覆盖,提高群众对新型毒品与精神类药物的区分能力,凝聚拒毒、禁毒、防毒的社会共识,并以队伍建设为抓手,提升办理毒品犯罪案件的专业化能力和法律监督水平,积极参与毒品犯罪的源头治理、系统治理、综合治理和依法治理,提升徐汇区域禁毒工作整体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