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水偏遇“难搞”邻居 不懈调解终化纠纷

2021/7/12 10:05:05来源:虹口区司法局

  家住虹口区长春路的小汪最近有点心烦,他来到四川北路街道反映楼上诸阿姨家使用洗衣机时漏水,造成他家卧室天花板一角严重渗水,墙体发霉脱落。为此,他多次主动和诸阿姨联系沟通,让诸阿姨及时请人维修,均被诸阿姨拒绝。他又找到居委会和物业上门查看处理,但诸阿姨就是不肯开门,并坚称漏水和她家没关系。多次上门调解被拒后,居委会无奈地告诉小汪,这件事情你可能只有走法律途径解决了。于是小汪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求助于街道信访办和司法所看看有什么办法。

  司法所人民调解员石锦宏在接到诉求后,立刻到社区和小汪家了解并核实相关情况。居委会告诉石锦宏,诸阿姨为了这件事情还特地到居委会提出要求,不许居委会和物业再上门。之后石锦宏到小汪家查看了墙体渗水霉变的状况后,他随即敲响了诸阿姨家的门,并向诸阿姨表明了人民调解员的身份,讲清楚了人民调解工作原则。诸阿姨依然拒绝配合,不肯开门,说到“有本事就让小汪去打官司好了!”石锦宏劝说无果,只能打电话给诸阿姨进行沟通,但诸阿姨态度非常强硬,二话不说直接把石锦宏的电话给拉黑了。

  石锦宏回到办公室后,整理了下思绪,小汪家的渗水情况如果一直不能得到解决的话,不但会对小汪的生活造成不便,而且邻里之间矛盾加剧,引起不必要的纠纷。石锦宏为人民群众所想,为人民群众排忧解难的强大责任感涌上了心头!他决定再试一次,啃下这块工作上的硬骨头。

  他又一次来到了诸阿姨家门口,隔着门告诉诸阿姨,“事情总要解决的,你既然不肯开门在家里谈,那我们换个地方就到居委会谈谈吧!”在石锦宏一再坚持下,诸阿姨气冲冲地一同来到居委会。面对来势汹汹的诸阿姨,石锦宏却和风细雨般和诸阿姨拉起了家常,寻找共同话题,渐渐地诸阿姨态度缓和下来,她告诉石锦宏,自己不肯开门是因为她气不过小汪没经过调查就说是自己家里漏水,诸阿姨觉得楼上住户又不是她一家,说不定是别家漏水渗过来的呢,何况老房子水管错综复杂,也有可能是物业没有及时维修水管漏水造成的。“你说的有道理,没调查不能随便下结论。”石锦宏劝导诸阿姨,“但是小汪家天花板渗水的部位又正好在你楼上房间范围内,这样吧,由我找个专家上门来勘查下,排除是你家漏水的情况,你看行不行?”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沟通劝说,诸阿姨在态度上总算有所松动,她问石锦宏,如果勘查下来不是她家问题,那她房间地板因检查漏水被掀起的损失谁来承担?石锦宏趁热打铁说:“我在这里向你保证,如果是小汪搞错了,你房间地板复原的费用由小汪承担,如果是物业水管维修的问题,责任由物业承担。当然,如果的确是你家漏水,我也帮你想办法维修,再帮你把防水层铺好,但是费用要你自己承担,你看可以吗?”“没问题,我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我手里有五套房子,钱不是问题,我就是气不过!”“你诸阿姨其实是一个很爽气的人,你只是想要一个说法,我保证给你个说法!”石锦宏终于和诸阿姨敲定了上门勘查的时间。

  和诸阿姨讲好后,石锦后又赶忙和小汪进行了联系,询问小汪对解决方案的意见,小汪表示同意。于是,5月19日,石锦宏邀请了街道物业管理员、检测维修专家、居委干部一起到场,对漏水原因进行了现场勘查。勘测人员当场把洗衣机所在位置的地板掀了起了,发现地板下的砖块已经被水浸透了。原来诸阿姨家的洗衣机长年累月滴水渗透地板,最终导致了楼下小汪家的天花板渗水墙体脱落。在事实面前,诸阿姨自觉理亏,喉咙也轻下来了。但当得知维修费和铺设防水层的费用要一万多元后,诸阿姨的声音又不自觉的提了起来,她表示自己每月退休工资只有两千多元,无力全部承担维修装修费用,“漏水也只好让它漏了,你们去打官司好了!”诸阿姨两手一摊说到。“你不是说钱不是问题,你有五套房子吗?”面对石锦宏的疑问,诸阿姨耷拉着脑袋表示自己有五套房子是随口说说的。对于如此“豁胖”的诸阿姨,石锦宏又好气又好笑,他只能询问小汪的看法,试着和小汪商量下是不是可以在费用上补贴点,对此,小汪主动表示维修费用他来承担一部分,只想尽快把事情解决了。听到小汪肯主动承担一部分维修费用,诸阿姨立即眉开眼笑。最后双方当事人签下了如下人民调解协议:1、被申请人同意请专人维修,确保今后不再发生类似渗水事件;2、由于维修费用过高,申请人主动提出愿意承担部分维修费用补贴给被申请人,补贴金额双方自行协商决定。3、今后遇到纠纷,上下邻里之间做到和睦相处,应该用协商沟通的方法处理,避免过激行为发生。

  协议签订后,石锦宏还帮诸阿姨找人维修,又多次到现场查看维修进度,维修人员为诸阿姨洗衣机摆放位置重新铺设了瓷砖和两道防水层,确保了今后使用不再渗水。一场渗水风波终于圆满解决。小汪和诸阿姨握手言和,双方对街道信访办、司法所和人民调解员石锦宏的工作都表达了感谢之情。5月26日中午,小汪还特地来到街道,向信访办、司法所领导和人民调解员石锦宏赠送了锦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