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侦警察自述入党故事,战友常常激励年轻人:“这点事都做不好,还想当党员嘞!”

2021/6/23 13:18:18来源:文汇报 作者:姚建达

WDCM上传图片

 我叫姚建达,是一名退休人民警察。1985年9月9日,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至今党龄已有35年295天,而我的入党故事,要从42年前的那个夏天说起。

  1979年9月13日,18岁的我收到了上海市公安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记得那天我特地换上了一身比较新的衣服,坐着54路公交车前去学校报到。从曹家渡到北新泾的路,公共汽车走了将近一个小时;而从那天启程的从警路,我却走了大半辈子。

  1981年8月,经过两年的在校学习,我被正式分配到了上海市公安局治安处刑侦三队经济组。那时,和我一起进队的年轻人有很多,大家都抢着表现,抢着加班加点。每天队里最热闹的景象就是一群年轻人为了晚上留在队里加班,去哄抢值班室的几床被子。而我的战友盛铃发给我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象。那时,他已是党员,印象中,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这点事都做不好,还想当党员嘞!”。想来,我们这几个年轻人对于党组织的追求与向往便始于那时。似乎把工作做好了就能成为党员,而成为了党员也就能把工作做好。在参加工作的第一年,我便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但要想做好他口中的“这点事”,其实并不容易。

WDCM上传图片

  那时候,国家正处在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度的时期,经济犯罪的类型也有着深深的时代印迹。不法分子倒卖国家批文非法进口货物,走私手表、家用电器、文物字画等等。1984年的春天,我和盛铃发一同侦办了一起特大的非法从事外贸活动的经济案件,而那场抓捕让我记忆犹新。

  在抓捕活动中,犯罪嫌疑人夺路而逃,钻进了一处郊野草丛。那时已是黑天,我们的追捕脚步被茫茫一片长得比人还高的杂草阻挡住。抓捕工作迫在眉睫,队里派出了两条训练有素的警犬搜寻,不想警犬却在丛林前步步后退,不论如何都不愿向前迈出一步。“警犬毕竟不是警察呀!兴许里头有蛇,它俩害怕咯!”盛铃发冲我笑道,我却不禁头皮发麻,怕蛇的岂止是警犬,我也害怕啊!

  “快去找点竹竿树枝,一人一根探着进去!”盛铃发见我表情僵硬,又说出了他的那句口头禅:“这都害怕,还想当党员嘞!”他的激将法,对于一心想着入党,血气方刚的男孩子来说的确是管用的。警犬可以撤退,但警察必须迎难而上。盛铃发果断带头冲进了树林,我紧赶上他的步伐,一手打着手电,一手攥紧树枝拨开杂草,踏着泥泞边打蛇,边找人。在持续3个小时的搜寻抓捕过程中,那种内心无法抑制的本能的恐惧,和竭力克制自我、证明自己能行的信念始终交织、缠绕,激烈碰撞着。凌晨1点,我们成功将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在精疲力尽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离共产党员的距离又近了一些。

  1985年9月9日,在我递交入党申请书的3年后,在福州路185号的公安大楼里,党支部集体讨论一致同意我加入中国共产党。党员民警在会议室前擎起党旗,我同几个新党员一道,在鲜红的党旗前站得笔直,攥紧拳头庄严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短短几十秒,我脑海中思绪万千。我回想起小时候家里那幅 “永远跟党走”的张贴画,今天,这一刻起,我也有了“跟着党走”的资格,跟党走、听党话!下班后,我骑着自行车飞快地赶回家,我要奔走相告呀!

  不同于如今足不出户便可纵览天下信息,那时的经侦工作大部分还是沿用着传统的刑事侦查手段,工作条件也很是艰苦。调查取证靠脚踏车、靠两条腿,坐着公交去抓捕在今天想来如此不可思议,却是那时的家常便饭,而最最紧迫的问题,在于我们对经济专业知识的极度匮乏。那时我们既没有“百度”,也没有“知网”,有的只是一张图书馆的借书卡。碰到新问题,我就背上挎包,踩着脚踏车,穿过好几公里的弄堂路,赶在图书馆关门前去借阅法律书和专业资料。晚上,怕影响妻儿睡觉,我就坐在灶片间,伴着昏暗的灯光慢慢啃。然而,书本知识难免滞后,光靠翻书仍然不够。

  我记得1988年,队里接报受理了一起信用证诈骗案,但那时候的我连信用证是什么都不知道。那时,中国银行是唯一支持信用证开立业务的金融机构。为了搞清楚、弄明白,那段时间我几乎天天都往银行跑。“今天又来报到啦!”,时间长了,和银行的工作人员也熟络了起来。那时候的我觉得,不是成为共产党员就能把事情做好,而是成为了共产党员,就应该把事情做好。

  80年代末,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经济社会飞速发展,经济案件的体量也在不断增加,刑侦三队经济组便升格为“队”,成为了上海最早从事经济犯罪打击工作的专业队伍,盛铃发成了我们的副队长,我也成长为一名办案组长。

  1989年7月28日,那是个让我至今难以忘怀的日子。那天傍晚,盛铃发带领着我们,前往北京路南国酒家抓捕一名涉嫌诈骗犯罪的嫌疑人王某,其利用伪造的银行承兑汇票骗取了受害厂家价值90余万元的电解铜。我随盛铃发来到饭店二楼,在盘查确认王某身份之时,他竟从包里拔出一把十余寸长的弹簧刀疯狂刺来。盛铃发见状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夺刀,我也猛扑了上去。在与暴徒的激烈搏斗中,盛铃发被猛刺多刀倒在了血泊中……王某夺路而逃,我拼命追了上去,穿过贵州路,赤脚狂奔几百米,终于将其逼到了一条死胡同,此时增援赶到,将其成功抓获。而那时我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腹部中刀,肚肠外露,浑身是血。

  那次抓捕行动,盛铃发因失血过多英勇牺牲。“跟在我后面!”这是他生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在最危难时刻,这位老党员,用生命守护正义,用生命守护生命。

  “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还党员嘞!”盛铃发走后,我的脑海中仍然常常回想起这句话。盛铃发的一生把每件事都做到最好,却没把他自己照顾好。但他给我们留下了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

  后来,在组织的培养下,我也走上了领导岗位,和盛铃发一样成为了带队伍的人。大家常常问我,南国酒家的那件事对我有没有什么影响,有!“注意安全,平安回来!”是我对队里同志们最常说的一句话。穷尽一切可能,认真对待每一次抓捕,决不再让任何一名战友倒下,就是那件事对我最大的触动。我想,老战友一定也是这么希望的!

WDCM上传图片

  1999年7月,上海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正式成立,上海公安经侦队伍警力配置不断完善,办案思路、工具也在更新换代。我受组织的信任,成为了商贸犯罪侦查支队的支队长,带领着一支40人的队伍担负起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危害市场秩序犯罪的重要职能。特别是中国加入WTO后,我国的各项经济活动将在更大的范围内和更深的程度上参与经济全球化进程。全世界更关注中国,关注我们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程度,关注中国的营商环境,我能感受到肩上的担子更重,挑战更大。我和队里的同志共勉,不论案值大小,尽心尽责办好每一起案件。

  200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六十年。我作为上海公安民警代表,光荣受邀前往北京天安门参加国庆观礼。在现场感受祖国的强大,那种震撼无可比拟,直击心灵。那是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接续奋斗甚至牺牲生命换来的繁华盛世。十年后,我的战友——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总队一支队的林植同志也作为上海公安民警的代表登上国庆观礼台。光荣集体英模辈出,接力棒传递到了年轻一代的手中,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永远赓续传承。

WDCM上传图片

  今年的1月10日,我迎来了我的第一个人民警察节,但那也是我的最后一个警察节,因为那天是我60岁生日,是我退休的日子。人生始于“110”,职业生涯终于“110”,我与“警察”的缘分早已注定。现在,虽然我已退休,党组织关系也转到了退休党支部,但我还是关心关注着经侦工作,依然还会挂念我亲密的战友们,想念我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依然还会为这支队伍屡立新功感到激动、感到高兴。因为,从警生涯告一段落,但共产党员的身份将伴我终生。我将恪守入党的初心,直到永恒。我的入党故事就说到这里,但党员的使命仍未完待续……(作者系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退休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