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杀妻焚尸案”一审开庭,将择期宣判

2020/11/19 16:57:54来源:上海政法综治网综合

  2020年11月19日下午1时45分,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严豪杰故意杀人、放火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严豪杰及其辩护人、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2020年3月20日8时许,被告人严豪杰驾车至上海市浦东新区其岳父住处,在二楼卧室内向其妻被害人刘某索要钱款用于归还赌债,遭拒绝后持刀连续戳刺刘某颈部致刘某死亡。为毁尸灭迹,严豪杰在该卧室内用打火机点燃书本等物引燃屋内物品后逃离现场,致该房屋二楼严重毁损并焚尸。严豪杰作案后自动投案,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严豪杰故意杀人,又以放火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分别应以故意杀人罪、放火罪追究刑事责任。严豪杰有自首情节,但其为归还赌债,残忍杀害新婚妻子,杀人动机卑劣,杀人后又放火毁尸灭迹,情节恶劣,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依法应当严惩。

  WDCM上传图片

  庭审现场

  庭审中,公诉人依法讯问了被告人严豪杰,并出示了相关证据,辩护人、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围绕“是否预谋杀人”“是否具有立功情节”“是否因为被告人自首可以对其从轻处罚”等发表了质证、辩论意见。被告人严豪杰进行了最后陈述。

  被告人和被害人的家属旁听了庭审,当日下午4时15分,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案件回顾】

  2020年3月20日上午,上海市浦东新区一幢民宅内燃起大火,大火被扑灭后,消防人员在民宅内发现了一具烧焦的女尸,死者姓刘,是一名小学教师,她并非死于失火,而是死于新婚丈夫严某杰的刀下。

  “他擅于伪装”

  据媒体报道,事发前,在刘爸爸眼中,女儿小刘与严某杰关系很好,“没见过他们吵架”。女儿是上海市某知名小学最年轻的年级组长,女婿英国留学归来,有着一份稳定的汽车配件生产工作,刘先生一直为此感到骄傲。

  2018年1月,小刘经人介绍与严某杰相识,严某杰身高1米8左右,人看起来很精神,小刘对严某杰比较满意,小刘的父母对严某杰也比较认可,两人保持交往并最终谈婚论嫁。2019年8月19日,两人登记结婚,2020年1月1日,两人举办了婚礼。

   WDCM上传图片 

  小刘与严某杰

  但让老刘没想到的是,严某杰光鲜的外表建立在他用谎言构建的人生当中。

  严某杰实际上是家中养子,他父亲曾在接受上海一档法制栏目采访时说,家中第一个孩子因白血病去世,严某杰是后来他们从安徽领养的,但是从来没跟他说过,像亲生孩子一样百般呵护。

  严某杰高考考了一个并不理想的大学,读一段时间就放弃了。为了给他换一个新环境,严父送他到英国留学,但严某杰毕业证也没拿到就回国了。

   WDCM上传图片 

  受害人家属

  严父此后托人给他找了份汽车配件生产的工作。2019年9月,严某杰从该公司辞职,但未告知妻子和岳父母,每天仍假装去上班,而后将大量时间用于网络赌博。

  “他太擅于伪装了。吃饭时跟我们讨论工作情况、说按时打卡上班。一个人伪装一两天还正常,谁能想到他能装半年。”老刘曾向媒体回忆。

  严某杰不仅留学作假、伪装上班,且早已嗜赌成性。他的父亲称,他们家先后给儿子还了近200万元。在此前的采访中,严父称:“他在家里给我们跪下,还写了保证书,保证以后不犯。我们当时给他两条路:一是,保证改正,改的话我们帮他还这些钱,还掉以后好好工作,结婚;二是,如果犹豫的话就给亲家通报一下,就不用结婚了。”

  而这一切,受害人一家都是在女儿出事后才逐一知晓。

  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情的起因是25万元的赌债。据媒体报道,起诉书显示,2020年3月20日8时许,严某杰驾车到妻子小刘住处,在二楼卧室向妻子索要钱款归还赌债,遭妻子拒绝后严某杰到厨房拿水果刀后返回卧室,采用持刀威胁等方法再次向妻子索要钱款,被拒后持刀连续戳刺妻子颈部致其死亡。

   WDCM上传图片 

  19日上午8时30分许,被害人家属来到被害人墓地扫墓。澎湃新闻记者 邹桥 图

  为毁尸灭迹,严某杰在该卧室用打火机点燃书本等物引燃屋内物品后逃离现场,致该房屋二楼室内物品及房屋结构严重毁损。经鉴定,小刘系生前被他人用锐器戳刺颈部造成左锁骨下动脉破裂致大失血死亡,并且死后焚尸。

  更令人痛心的是,尸检报告显示,小刘遇害时已怀有身孕。母亲瞿女士向记者表示:“案发前几天,女儿刚用验孕棒测出来阳性。我和女儿商量周六再到医院复查,可是还没去医院,她就遇害了。”

  为何会痛下杀手?严某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时妻子一直不给(钱),脑子一热,就捅了妻子,捅完害怕得要死。据他供认,妻子当时劝他把这笔钱给他患有肠癌的父亲治病:“她(妻子)说你这个钱拿去还赌债,那你爸怎么办,你爸看病要花钱。”

  案发后,严某杰在养父的陪同下前往公安机关投案。在接受法制栏目采访时,他曾经对着镜头表示,希望快点枪毙自己,“死就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