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写字楼大盗"1年狂扫22栋大楼 案犯:全靠"顺手牵羊"

2010年11月24日

  短短一年多时间,“写字楼大盗”何祺狂扫沪上22栋高档办公楼行窃30余起,窃得笔记本电脑近50台,手机10多部,涉案金额达10余万元。今年年初,上海市卢湾检察院审查起诉了这起办公楼系列盗窃案,经法院审理,何祺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

  平日看上去安保严密的高档办公楼,在窃贼眼中犹如无人之境;技术先进的电子监控,案发后竟难觅窃贼的踪影———“写字楼大盗”的作案手法神鬼莫测?记者在翻阅了此案的案卷后发现,何祺的作案手法其实极其简单,靠的就是“顺手牵羊”。

  在上海市北新泾监狱,在此服刑的“写字楼大盗”面对记者语出惊人:“上海就没有我上不去的楼”、“我作案不踩点,也没预谋,想到了就上去拿”。

  午休一小时为作案“最佳时间”

  纵观这30多起盗窃案,大多数案发时间是在中午12点至1点间,大多是办公楼内的白领吃午饭和午休的时间。“那个时候办公室里一般人比较少,因为很多人要出去吃饭,进出大楼的人员比较多也比较杂,保安一般也比较松懈。”这是何祺多起作案后总结出的经验。

  根据何祺的交代,他往往是12点左右进入大楼,然后随机选择一家公司作案。“只要看到大门开着,而且前台没人,我就直接走进去。看到哪张办公桌上有手提电脑,只要边上没人,就可以直接拔了电源抱上走。”

  听完他这番话,记者不禁心生疑问,如果办公室里有人,或是出门被人撞到,不就可以当场将其人赃并获?何祺的回答相当轻松:“有人也没事,一般大的公司人都比较多,好多人之间并不熟悉,所以不会有人来盘问我。就算有人在办公室的时候,我也照样可以拿了笔记本就走,根本没人管我。”

  畅行无阻因保安只认衣装

  记者在公安机关审讯笔录上看到,“写字楼大盗”作案得手最多的一次是同时盗窃了4台笔记本电脑。隔着监狱的防爆玻璃,他向记者还原了那起案件的作案过程:“那是一家挺大的公司,中午进去的时候里面没几个人,几乎每个桌上都放着笔记本电脑,我随手找了4台电脑拿了,抱在怀里坐电梯走了出去。”

  “进大楼的时候,保安就没有问过你?”记者问。“没有,保安根本不会问的。我以前在办公家具厂上班,经常出入这类高档写字楼。保安就看你的穿着———只要穿得像样,他不敢上来问你。”

  即便是穿着像白领,抱着4台笔记本出门,也是一件挺奇怪的事,为什么保安也不加盘查?何祺说:“一般公司白领办公开会总要用到笔记本电脑的,抱着电脑走来走去很正常。所以,我去作案也不带包,就是直接抱着电脑出来———保安都以为我是拿着电脑去办事的。如果要是大包小包背着,或者自己特紧张,那肯定容易露馅。”

  就这样,抱着4台笔记本电脑的何祺顺利乘电梯走到了办公楼大堂。“看到我拿着东西不方便开门,保安还热情地帮我把玻璃门推开,又问我是不是要叫车。他帮我叫到出租车后还帮我开了车门。”

  唯一一次失手就因他人多问一句

  从2008年11月至2009年12月的一年多时间,何祺平均每月作案两起以上。据他交代,由于自己并不是踩好点才作案,不得手的情况也经常有。但在这一年多时间内,他只在静安区南京西路的一幢办公楼内作案时失手,但被警察带至派出所询问后因证据不足而释放。

  “那天快下班时突然下起大雨。我就到南京西路上的一幢办公楼内躲雨,顺便上去转转看有没有可以拿的。当我来到一家公司时,正好遇到一个姑娘刷卡进去,我就跟在她身后进了办公室。”

  当他在办公室内转了一圈准备下手时,却被刚才的那位姑娘看到了。这位在前台工作的姑娘立刻问他是来干嘛的,他搪塞说是来找人的,可说出来的人名并非这家公司员工。机警的前台姑娘立即叫来了保安,保安赶来后又通知了警方。

  然而,由于当时并非人赃俱获,加之何祺反复强调他是来找人,只是进错办公室,警方最终因无证据证明其涉嫌盗窃,只得将其关押一夜后释放。

  回想起那次失手,何祺似乎并无任何紧张之意。“我知道警察肯定没有证据,最后还是得放了我。不过,那个小姑娘倒是我遇到的最警觉的人。现在想起来,如果在我作案的每个办公室里,只要有人能像她一样多问我一句,或许我就无法得手,我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来源:文汇报 作者:刘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