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黑职介”的骗局

2009年07月13日

  22岁的肖金山来沪已有5年,一直怀揣着进厂打工的梦想,没想到第一次“正规应聘”就遭遇了“黑职介”,损失了500元介绍费。当他再次找到这家风帆劳务公司(以下简称“风帆职介”)时,却发现老板早已“蒸发”,只剩下20余名受害者,总计被骗8700余元。

  因涉嫌开设非法劳务公司实施诈骗,“风帆职介”老板丁某和同伙郑某最终被徐汇警方抓捕归案,处以刑拘。昨天,记者获悉,“风帆职介”的房东因未按规定登记承租人的身份证号码,可能面临罚款等处罚。
  
  受骗经历一:职介所老板“金蝉脱壳”

  
  “以前到处打零工,待遇低,而且不稳定。”春节过后,肖金山迫切希望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越快越好,最好能进正规厂”。

  2月18日,他在华泾镇关港村“风帆职介”,看到了一家电子厂的招工启示:电脑配件工人,月薪1600元至1800元。肖金山知道这是一家很有规模的电子厂,离他住处很近,待遇挺不错。

  职介所的男老板自称姓严,操着安徽口音,戴顶鸭舌帽,满口承诺“肯定可以进厂”,但必须先交500元介绍费。据严某介绍,他在闵行锦梅路上也开有一家职介所,收取介绍费是行规。尽管500元相当于自己半个多月的收入,但肖金山并不想错过这次机会。交费后,严某称将于2月20日安排他和其他求职者统一进厂。

  因工作职位多,待遇好,“风帆职介”很快吸引了大量外来务工者。20日上午8点,20余名求职者聚至“风帆职介”。因应聘工作不同,每人交费300元至700元不等。

  考虑到肖金山知道电子厂地址,严某给了他一个固定电话,让他带着6名求职者前往电子厂,而他则带了两名男子前往一家公司应聘保安。严某嘱咐说:“到了电子厂,只要打电话说‘是小严介绍的’,就会有人来接。”

  没想到,肖金山到厂门口拨通电话后,却被告知“打错了”。七名求职者匆匆赶回职介所,却发现应聘保安的两名男子早已返回。原来,严某途中推说“要再接几个求职者”,便一去不返,手机也已关机。 
 
  受骗经历二:感觉被骗了,还帮人数钱

     
  严某“金蝉脱壳”后,“风帆职介”的两名工作人员自然成了众矢之的。“我们也交了500元钱,才找到这份工作。”两名女工直到此时才意识到,她们竟成了严某诈骗的工具。

  陈女士原本是名保洁工,月薪800多元,日子一直很紧巴。她本打算通过“风帆职介”找份好工作,却被严某聘为员工,承诺月薪1200元,外包中饭,但必须先交500元介绍费。而就在前一天,19岁的李兴平刚刚谋得同样的差使。

  2月19日,两人第一天上班:陈负责接待,李负责开收据。20日,两人甚至还没适应这份工作,骗局就已被揭穿。“感觉自己被骗了,还帮人数钱。”陈女士觉得挺窝囊,半月收入白白打了水漂。一些求职者境况更惨,一名初到上海的女孩,被骗得身无分文,当场大哭。受害者随后一同前往华泾派出所报案,此时闵行锦梅路那家没有名称的“连裆”职介所也早已人去楼空。

  失职房东或面临处罚

  严某“蒸发”后,20余名受害者找到职介所的房屋出租人,希望能够找到严某留下的蛛丝马迹。然而,民警调查发现,房东并未按规定登记承租人的身份证号码。“他说身份证正在换发,需过段时间才能提供。”房东的失职,使得案件侦破一度陷入困境,民警甚至怀疑严某的姓名也是假的。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房屋出租人将房屋出租给无身份证件的人居住的,或不按规定登记承租人姓名、身份证件种类和号码的,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房屋出租人明知承租人利用出租房屋进行犯罪活动不向公安机关报告,情节严重的可处5日以下拘留,并处500元以下罚款。华泾派出所民警表示,因为房东失职,导致大量求职者被骗后无法追讨损失,不排除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可能性。  
  
  职介老板涉嫌诈骗被拘留

  案发后,徐汇警方一直紧盯不放。2月27日,民警最终将“风帆职介”和锦梅路“连裆”职介的老板丁某和郑某抓捕归案。经查,丁某即系“风帆职介”的严老板,郑某是其姐夫。此前,郑某曾因劳务诈骗被嘉定警方处理。他们利用人们求职心切的心理,发布虚假招工信息,“打一枪换一地”,骗取被害人钱财。
  
  据统计,2月13日至20日,全市共接报招工诈骗案件51起,大多发生在城郊结合部地区。不法分子或冒充企事业单位发布虚假招聘信息,收取手续费、报名费、服装费等费用;或开办非法劳务中介,收取“中介费”后逃之夭夭。
  
  警方提醒广大市民,要通过正规渠道招工应聘,也可通过劳动服务部门核实有关企事业单位的招工情况,以及相关劳务中介机构的资质;在不与对方当面接触的情况下,不要通过银行转账、网上支付等方式汇款。如遭遇黑职介诈骗,务必保存好收费凭据,尽快报警。

作者:倪冬 卞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