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市新闻 >> 稿件
115名老人的40多万案款 他跑了2个月才一一结清……
  2021年10月21日 17:15

  十年前,郭某等10余人假借老年人协会、老龄委等机构的名义,流窜至河南、山西、山东等省,租用当地的知名宾馆会议室以“举办保健知识讲座”、“免费体检”形式,向老年人推荐假冒药品,并许诺给予80%-95%的报销,先后骗取115名老年人“购药款”。其后,该团伙在河南省滑县行骗时大部分被抓,但主犯郭某逃脱。

  十年后,郭某终于落入法网。河南省滑县人民法院收案后,法官常永前多次提审被告人,对其辨法析理,政策攻心,最终的结果让老常又喜又愁:喜的是郭某慑于法律权威,将诈骗赃款全部退出,愁的是当年案发时间久远,卷中登记的联系方式大多无法接通,地址多有变更,且部分受害人已经去世,需查找其继承人,向散布在3个省20多个县区的115名被骗的老人发放案款,困难重重。

  “对被害人众多且地址、联系方式不详,常用方法是刊登公告,让被害人自己前来领取,逾期没有人领取的可以上交财政。但是这样做,虽然省了办案人的事,当事人的利益却得不到保障。这批案件的受害人都是老人,且大多体弱多病,这笔钱对他们安享晚年非常重要……”老常向院长史军峰汇报。

  “咱们多想办法多跑腿,确保一人不落,一分不少把钱都发到被害人手中!”史军峰的回复坚定了老常“还钱”的信心。

  时隔多年,人怎么找?

  办案经费紧张,如何高效快速查找到被害人?老常想尽了一切方法:通过法院内网,向被害人所在地法院发出协查函;积极沟通协调受害人所在地公安机关协助,查找被害人现有联系方式;通过政法学院“同学群”,请在各地的同学帮忙查找;甚至此前打过交道的其他案件当事人也成了老常的找人“助手”……官方的、私人的,现代的、原始的,穷尽各种方法,终于取得了大部分被害人的联系方法。

  但紧接着新的问题来了,虽然与被害人或其子女打通了电话,但被害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无论老常和书记员如何向他们说明情况,他们就是不信,反倒把法官当成了骗子,有的没说几句直接挂掉,有的干脆不再接听,更有甚者在电话中破口大骂。老常和书记员的手机号、微信号被当成骗子举报而被暂停使用,年轻的书记员被气得哭了好几场。

  面对困境,老常改变了策略:重点与被害人的子女沟通,通过视频让他们观看法院大门和办公楼,向他们发送判决书、工作证、身份证等照片,让他们到当地派出所,通过公安同志连线……终于取得了大部分被害人的信任。

  驱车前往山西,归还最后一笔款

  大部分被害人离滑县较远,且大多年老体弱,不可能亲自来领款。如让被害人的子女前来,则会增加被害人的诉累。经与财务部门协调,老常通过视频连线核实被害人身份,让被害人将领款手续邮寄过来,直接将案款打到被害人的银行卡内,大部分案款得以退还,只剩下山西省的7名被害人仍未联系到,老常决定驱车去山西,实地查找被害人。

  时值山西大雨,大山里的道路崎岖、狭窄、险峻,有的路段仅有两三米宽,两面都是数百米的深沟,遇到对面来车,还要冒险倒车退让;倾盆大雨中,眼见泥石流将道路冲断……“你们是河南法院的?这么远来给我们的群众送案款?”山西省吉县的公安兄弟觉得很惊讶,马上热情高涨地帮老常找人。

  历尽千辛万苦,当老常傍晚出现在大山深处最后一名被害人家中时,年迈的老人激动地握着他们的双手不停道谢,热情地拿出山里的苹果和核桃。老常顾不上品尝,在微弱手机灯光的照射下核实被害人身份,为老人现场办理了领款手续……历时两个多月,通过老常和同事们的辛苦努力,目前,115名被害人的40多万元案款已于重阳节(10月14日)前全部发还。

 
中共金山区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承办方:东方网